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努力工作是种才华

作者: 2016-02-02 20:40:39 0

640.webp (1)

20年来,加里·卡斯帕罗夫一直是国际象棋的顶尖棋手。

他6岁开始下棋,在苏联接受国际象棋训练,17岁成为国际特级大师,22岁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冠军。

如今,他已隐退,成为年轻棋手的导师,以及国际象棋运动的积极推广者。

HBR:领导者能从顶尖围棋选手身上学到什么?

卡斯帕罗夫:无论棋手、商人还是政客,都需要做决策。决策总是有好有坏,改进方法就是回顾并分析做过的决策。很多人觉得,某个招式昨天管用、今天管用,明天就一定还会管用。这个观点是错的,因为处于劣势的一方会想出新的策略。

20年来我之所以能一直处于顶尖水平,就是因为我知道即使赢了,你也有很多东西要学。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完美棋局,不能因获得荣誉而懈怠,这是非常重要的经验。

HBR:先天资质与后天的练习、准备相比,哪个对你帮助更大?

卡斯帕罗夫:没有天份,你将一事无成,但努力工作也是才华的一部分。坚持不懈地努力站在国际象棋发展前沿,对我很重要。我并不只是想赢得比赛或是令对手折服,还要确保自己能学到东西。

HBR:你如何分析对手?

卡斯帕罗夫: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很简单。你像观察自己那样去观察对手如何下棋,了解他的种种做法和喜好。即便两个顶尖选手旗鼓相当,对弈过程中也总会有特定棋局能令某方处于最舒服的状态,所以你要运用开放策略逼对手进入他自己不习惯的棋局。

HBR:早期与棋王阿纳托利·卡尔波夫的对垒,对你有何帮助?

卡斯帕罗夫:要想发掘自己的能力,你需要强大的甚至高于自己的对手。这就好比铸铁:铁在高温炙烤下,要么融化断裂,要么炼成钢。与卡尔波夫的那场棋王争霸战,不仅漫长(当年的冠军争霸战规定先赢6盘者为胜,二人相持不下,对垒到48局后,国际棋联以保护两位棋手身体为名强行中止比赛——译者注),我曾被甩到过0比5的劣势。卡尔波夫后来已经非常疲惫,所以他们叫停了比赛。我向自己和其他人证明了我有巨大潜力,那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已拥有无限可能。

HBR:你会给学员哪些建议?

卡斯帕罗夫:人们总是认为存在可以包治百病的良方,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各有不同。你的决策过程,就像DNA、指纹一样独一无二。有些适合你的方法,我用了可能适得其反。所以你必须观察、了解自己。有些人偏向进攻,有些人侧重防守。比如有的网球选手喜欢在后场腾挪,而有些则擅长网前搏杀。两类选手都有可能夺冠。

你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然后扬长避短,制定出国际象棋比赛、商业交易,或是社会活动中的策略。记住,不管你花了多长时间准备,最终做关键决策时往往时间紧迫,这意味着你会依据内心来做决策。如果你是个偏防守的人,你不会在此时采取进攻行动。关键时刻你不会违背自己的本性,所以你要确保在博弈中创造出适合自己的局面。善于创造适合自己局面的一方,将赢得比赛。

HBR:败给IBM的深蓝计算机后,你曾尝试过计算机辅助下棋,人机之间高效合作的关键是什么?

卡斯帕罗夫:任何人都可以用电脑,而如果你想出类拔萃,就必须运用自己人类特质的一面。计算机强大的非人运算能力不是万能的——人类直觉是成功决策必不可少的部分。国际象棋提供了一个人机协作的理想实验田。你可以下许多盘棋来找出最佳协作模式。

HBR:你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选择隐退,为什么?

卡斯帕罗夫:我只想做些转变。我还能为国际象棋做些什么别的?再打赢几个锦标赛?再多下几年棋?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发生了诸多转变:结婚、开始新的生活、走上演说家的发展轨道以及出书。所以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全面转变的时期。我觉得除了继续下棋之外,我可以把精力用来做些能带来更多收获的事情。

HBR:你因反对普京而流亡海外,为什么如此坚持呢?

卡斯帕罗夫:我反对所有的独裁专政,而普京是一位最危险的独裁者:一个想要永远掌握权力的人,手握核武器,还依靠对外侵略来巩固自己的威望。中国有利益群体能防止政策发生巨变,而俄罗斯没有中国那样的平衡官僚主义的缓冲机制。

我不得不在2013年离开俄罗斯,按当时的局势,被软禁家中就是我能期望的最好结局了。我觉得我可以通过发表文章、公开演讲、接受采访等方式做很多事。普京已经不再是俄罗斯的问题,而是全球的问题。

HBR:谈谈另一种政治吧,你最近竞选国际棋联主席时落选,从这次经历中你学到了什么?

卡斯帕罗夫:很不幸,我们不能摆脱普京,这是因为克里姆林宫如今掌控着国际棋联。国际棋联分支机构遍布182个国家,而协会领导者的行为就像钦差秘使——拜访各国首脑,谈谈国际象棋项目,然后替普京做点差事。

我觉得我们应该进行机构改革,去政治化、去中心化,让它不再只是一个巨大的社交网络,以国际象棋教育为核心项目。但是对抗普京及其背后的国家机器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所有俄罗斯大使馆的官员都被动员投我的反对票。我努力竞选就是因为我觉得国际象棋应该有更好的领导者。

艾莉森·比尔德(Alison Beard) | 访 熊静如 | 译 时青靖 | 校 万艳 | 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15年5月《努力工作是种才华》。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