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总想着“证明自己”,就别指望“自我提升”

作者: 2016-02-26 11:13:10 0

640.webp (6)

为何有些人对批评意见的抵触情绪那么强,而有些人却能坦然面对呢?

我们将抵触倾向称为“证明”心理,即想要证明自己;将接受倾向称为“提升”心理,即愿意承认还须改进。以上定义与斯坦福大学教授卡萝尔·德韦克(Carol Dweck)提出的“固定型”和“成长型”思维模式的意义相近,但不完全相同。

持“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一般都注重提升、学习和努力,而持“固定型”思维模式的人则认为,能力更多基于天生的才能和特性,不可能改变。前者寻找有挑战性的环境并欢迎他人给予反馈,包括批评意见。后者使用既有技能,努力向他人证明自己。他们往往避免反馈和批评,而且通常选择自己能轻松完成并能保持其良好形象的任务。

我们大概查看了7000份自我评估报告,主要关注其中一组衡量“证明”和“提升”倾向的问题。例如,我们问调查对象,他们上次收到负面反馈时是什么反应——他们是提出质疑,还是坦然接受?他们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吗?当某个亲近的友人给他们纠错反馈时,他们是质疑反馈合理性,还是承认建议可能是正确的?他们会怎样回应同事对他们的评价——抵触还是同意纠错?

为尽可能抑制通常在证明型思维中出现的“保持形象”的动机,我们将评估设计成针对个人发展的自我评估。我们发现,8.3%的调查对象有很强的“证明”倾向,8.4%的人没有明显倾向,83%的人有“提升”倾向。

结果相差可能有点悬殊。毕竟按照定义来看,调查对象都是对个人发展感兴趣的人,因此大多数人有“提升”倾向也毫不出奇。我们中多数人都愿意相信自己能礼貌且客观地回应各种反馈,我们要承认这一点。(德韦克最初针对幼童的研究可作为参考。她发现,40%的幼童持固定型思维模式,40% 幼童有成长型思维模式,还有20%幼童思维模式无法判断。)

尽管如此,这些数据还是能给我们足够支持,帮我们确定影响调查对象思维模式的3大因素:

1 年龄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证明型”思维模式会逐渐发展成“提升型”思维模式。下图就展示了思维模式随时光流转而发生的变化。这可能只是因为随年龄增长,我们更加了解自己;或者也可能因为我们发现的第二大因素——自信。

640.webp (8)

      2 自信

自信和提升型思维模式之前的联系令人着迷,而且有些复杂。下图显示随着年龄增长,自信会有何变化。

男性在45岁以前的自信都在上涨,到中年迅速下滑,然后自信开始回弹,直到55岁左右,之后可能再次下跌;

女性反过来在最开始时缺乏自信,但从25岁左右到65岁左右逐步增强自信心,最后会比男性更有自信。

640.webp (12)

人们对反馈有抵触和防范心态时,往往试图向他人证明自己是极度自信的人。我们的研究结论则截然不同:事实上,十分抵触反馈的人可能缺乏自信。(当然,这只是我们发现的一个倾向,并非绝对原则;极其自信的人也可能对反馈有抵触心理。而且大量学术研究都表明,过度自信有多种负面影响。)

在下图中,负数表示“证明”倾向,正数表示“提升”倾向。我们在有“证明”倾向的参与者身上发现的最佳预测指标是,他们都缺少自信。在自信百分比区间内,分数最高的参与者更可能有提升型思维模式。

640.webp (16)

有些不太自信的参与者甚至可能有“冒名顶替综合症”(impostor syndrome),即他们害怕自己不能承担现在的职责,而且最后会被识破,然后一败涂地。在他们看来,承认别人对自己的指责有道理,不仅会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怀疑,还可能阻碍其事业成功。

3 性别

我们还发现,相比男性,女性更可能有“证明型”思维模式,在她们职业的初期阶段尤其明显。原因有多种可能,比如女性在社会化过程中自信心被削弱,而男性则会变得过度自信。很多女性都遭受到琼·威廉姆斯(Joan C. Williams)所谓的“再证明一次”(Prove-It-Again)偏见,即女性能力总是(且不公正地)受到质疑。

幸运的是,我们还发现,女性随年龄增长,会向“提升型”思维模式转变。相较年轻的男性,年长的男性也更有可能转向“提升型”思维模式,虽然转变并没有女性那样明显。在65岁左右以前,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有“提升型”思维模式。

向“提升型”思维模式转变

基于大量社会科学研究,我们得知,改变行为比改变态度简单。而思维模式——不管是“证明型”思维模式还是“提升型”思维模式,都肯定由多种态度组成。

我们建议那些想获得“成长型”或“提升型”思维模式转变的人,可以从向同事征求反馈开始转变。先收集少量反馈,之后逐渐增加反馈数量和次数。你会发现得到的反馈信息大有裨益,而你征求反馈的意愿也会提升你在他人眼中的形象。

管理者应用心给下属提供恰当反馈,帮助下属从“固定型”思维模式向“成长型”思维模式转变。相比表扬天生的才华和聪慧,认可并表彰勤奋工作、顽强意志与适应能力更为可取。举例来说,请不要说“你的TPS报告非常精彩”,你可以说:“谢谢你为TPS报告付出的心血;你的努力的确有回报。”此类反馈不仅能改变员工的思维模式,还让他们更有自信。他们也会因此更容易接受批评意见。

我们非常赞同卡萝尔·德韦克的观点:“成长型”思维模式是所有个人发展成功的基石。我们的证据表明,人会改变,但要改变,必须放弃“证明”的心态,开始寻找“提升”的方法。

一个人要不停学习并适应日新月异的世界,才能取得事业成功。做到这些需要正确的思维模式。

杰克·曾格(Jack Zenger) 乔瑟夫·福克曼(Joseph Folkman) | 文  

杰克·曾格(Jack Zenger)是领导力发展咨询公司Zenger/Folkman的CEO。

乔瑟夫·福克曼(Joseph Folkman)是领导力发展咨询公司Zenger/Folkman的总裁。

刘筱薇 | 译  安健 | 校  时青靖 | 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6年2月《年龄和性别如何影响自我提升》。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