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他是小布什的堂弟,他说他必须创业

作者: 2016-02-26 11:14:56 0

1997年,我与托德·帕克(Todd Park)之所以要创建医疗保健技术公司Athenahealth,就是因为美国医保价格昂贵,服务还差得让人难以置信。即便是今天,我们公司总部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居民每个月平均医保费用仍然高达570美元。美国人在医疗上的花费远超汽车和衣物,即便我们并不喜欢它,但也无法申请退款,我们根本摆脱不掉它。

因此,接下来产生了很多后果。没有一家医疗服务商会力求让患者满意,因为它们并不听命于患者,患者对它们也没有掌控权。由于已经为服务付过费,所以医院没有任何激励措施去创造更为舒适的环境。此外,医疗成本与消费者愿意支付的价格之间完全没关系。

如果要打破这种收费制度,参考资本设备的正常行业利润率,你会看到美国医保其实是个月均价值220美元的产品,而我们的支付却高达570美元,失衡的供需关系导致价格扭曲。这让我非常愤怒,市场经济竟然没在医疗行业发挥作用——既没有遵照成本,也没有顾及人性。

640.webp (17)

于社会有益

我一直有个念头:真正像一位资本家那样,做一些于社会有益的事情。我认为这也是布什家族持续在做的事情(作者是老布什总统的侄子,小布什总统的堂弟——译者注)。创建一家企业,盈利并为公众服务——这是我们家族的终极理想。我很早就有这个梦想了。

医疗事业很符合这个理想——还有什么比挽救生命更好的呢?我小的时候看过电视剧《Emergency!》,它的主题很浪漫:你给某位病人打上一针,然后就有奇迹发生,永远改写那个人的生命,而你静静接受这一切带来的赞誉——这种感觉实在棒极了。

然而,现实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随着我对医疗保健行业的服务运作机制越来越熟悉,我观察到某些产品创新令人赞叹,但在医保服务方面却少有人文关怀可言,仿佛这个过程本身就抑制了它人性的一面。

创业崛起

我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成为一名医生,因为我永远过不了有机化学那一关。欣慰的是,我意识到自己可以用创业者的身份去做贡献。最初感觉机会来临是在大学的一个暑假,那时我在新奥尔良市做救护车驾驶员。我发现让你成为英雄的行为有很多,不仅仅是应对紧急状况,还包括以人道主义的方式行事——眼神交流、认真倾听以及了解每次紧急来电背后的原因。从那时起,我相信我能积极影响至少一个人的生命,甚至还有可能帮助改变整个救护过程,并在未来的日子里改善更多人的生活。

我们医保体系中很大一部分费用花在那些身患5种基本慢性疾病的人身上,而他们的问题都可以通过一辆救护车解决。例如,如果你糖尿病失控,血压过高或是哮喘发作喘不上气,就可以得到胰岛素、氧气或舒喘灵。但这其中的商业模式阻碍了解决方案:救护车只有在将人运送至医院时才会产生费用,如果它将病人送至急诊室,费用是500美元,在那里普通检查就要花费1800美元,如果在医院过夜则需额外支付2200美元。

如果那些接受过训练、有能力提供紧急医疗的救护员及时施救会怎样?假设这项服务同样收费500美元,就会让回应救助电话的时间减半,本质上这相当于收入翻倍。即便病人为此每小时花费600、700或800美元,都要比因为他的病情不够紧急而被搁置,并在医院等待室里坐上4个小时要好得多。

我发现这个商业模式不仅忽视了效率和准确性,而且与实际医疗质量脱节。这个系统为什么不能更好地服务每个人呢?这真的很让我抓狂。

因此,我最初的计划是进入救护车业务,由于后来另一家公司开始占领当地救护车服务业务,那时我以为已经错失变革的机会。但是,现在看来那家公司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

首个商业计划

我关注的另一件事是孕妇健康。这个想法来自我妻子莎拉,她当时在接受助产士培训。因此,莎拉会告诉我一些产科病房里的故事,以及那些不必要的剖腹产和过早的婴儿引产。她不断说,这个系统中的一些事情根本没有庆祝的必要,而且她认为整套系统都患上了厌女症。不久后,我认为也许我们可以着手解决孕妇健康中的厌女症。莎拉可以对医保体系中孕妇怀孕和生育体验做出积极和整体的设计——而不是将其视为一种疾病,我则负责其中的财务部分。

在哈佛商学院举办的全球商业计划大赛上,我和托德·帕克提交了一份针对妇产科网络的商业计划,这个网络将兼具高效和人性化。对于那些行医过程中不轻易使用剖腹产、也极少导致婴儿需要重症监护室的医生们,我们会予以激励。我们的商业计划并没有进入总决赛,但我们还是创建了这家公司。

我们的计划执行起来异常复杂,而且风险极高。在医院、独立行医协会、保险公司和美国联邦医疗补助计划的夹缝中,我们努力求生。幸运的是,我们有种类似自杀式飞行员的心态:要么拼力一搏,要么死而无憾。我们当时很年轻,20岁左右的年纪,能量和激情无限。我们知道这个系统是被一种大于商业的模式破坏了,因此我们注入了比普通模式更多的商业热情。对我们来说,这并非只是一份工作。

但是,医生反馈表明,我们的模式太过复杂,因为它针对连接性、市场和需求曲线做了大量设想。我们设想当医疗收入与服务相当时,就会有现金流进账。我们设想每一个行业都存在的那些因素,其实在医疗行业是不存在的。

后来我们意识到,也许我们应该通过消除医疗行业大量的文件记录以及其他耗时的文书工作,来尽力转变这门我们曾经误判的生意。果然18年后(在我们意识到首个模式不可行的15年后),我们的平台athenaNet上接受风险投资的企业已有约15家。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提供电子医疗记录和一套医疗服务实践管理和护理的协调系统。这些初创企业建立起基于情景性护理的新商业模式和综合护理体验。它们虽然规模并不大,却正在颠覆整个体系。这些创新都发生在我们的平台上,让我非常振奋。

未来展望

当缺少需求曲线时,找到一个以市场为基础的增长模式极其困难。医疗行业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与医生息息相关。他们决定着我们究竟应该做什么,他们坐在弹球机的顶端将球往下抛:这些球击中了医院、药房、实验室以及相关利益方。他们只代表着所有费用中的20%,但却能驱动余下费用的九成。

整个医疗系统每年都会变得愈加复杂,而且往往都有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医生一半的工作时间不是用在救治病人身上。这太让人气愤了。医生开具的图表和电子医疗记录对保险理赔员、医疗事故律师和政府检查员很有价值,但对每天与病人协调的医生们来说几乎没什么用处。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回到医疗行业的起点。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而且也有很充分的理由。我们公司的目标是为这个行业注入小小的需求曲线,我们将成为处理琐碎工作的“黑带”。我们会接手这摊业务,而且计划招募3000、4000或5000名喜欢做琐碎工作的员工。

如果医生能够将每天花费在这些非临床苦差事上的半天时间省下来,他们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他们能分配给病人更多的时间;他们可以不用提高价格,每年就能获得更多收益,毕竟他们能利用曾经不会产生收益那一半时间来创造利润;他们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完成预约。对每个人来说,这都是善莫大焉。

乔纳森·布什(Jonathan Bush)|文

时青靖|译 刘铮筝|校 李剑|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6年2月《 Athenahealth公司CEO:愤而走上创业之路》。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