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投资媒体,马云的榜样是贝索斯

作者:马克 2016-03-10 16:49:00 0

640.webp (5)

这张图又更新了。3月2日,有两条阿里巴巴的新闻被热议:

一是阿里系的蚂蚁金服入股财新传媒,后者的创办者是中国新闻界的标志性人物胡舒立;

二是阿里副总裁王帅在回应该新闻时,透露阿里传媒集团正在筹备之中。

关于这两条新闻,我有三点看法:

1、阿里的投资对媒体是好事,媒体需要阿里的资本、技术和商业能力;

2、中国没有打造媒体帝国的土壤,同时阿里要抵制自己的控制欲;

3、如何与自己投资的媒体相处,贝索斯是马云的好榜样。

容我一一道来。

无论传统媒体还是自媒体,资本都是其发展前提。所谓人穷志短,一个为发工资发愁又不想退出市场的媒体,是没有职业操守可言的,几乎必然会成为一朵“恶之花”。

阿里投资的媒体都是市场导向的好媒体,有了资本的支持,他们可以变得更好。个别有过不良记录的,也很可能“仓廪实而知礼节”。

阿里不仅有资本,还有技术。对今天的媒体,技术的重要性不亚于资本。

阿里还有商业能力,阿里的人或许更知道如何把媒体拥有的资源变现,更何况阿里本身就拥有与媒体对接的巨大商业资源。

尽管如此,阿里也不可能成为媒体帝国,当然这个词也是王帅和阿里公关们反感的。帝国是个形象说法,意指阿里会成为类似默多克新闻集团那样的媒体巨人,这是不可能的。

首先,中国不可能出现自主生产内容的大型非官方媒体集团,某大V近日的遭遇再次提醒了这一点。其次,阿里虽然投了二十多家媒体,但除了海外的南华早报外都是参股,持股最多的第一财经也不过30%多的股份,优酷土豆、阿里影业等不能算新闻媒体,虎嗅等自媒体规模太小,微博虽然影响巨大但是平台属性,平台本身并不生成内容。

所以,如果媒体帝国是指传统意义上的自主生产内容的新闻媒体,那么阿里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但作为股东,阿里对自己投资的媒体显然拥有影响力。无论嘴上怎么说,这些媒体在面对有关阿里的“负面新闻”时,即便不是有意忽略,也肯定会掂量再三,甚至在股东并未“打招呼”的情况下也会如此。

影响力不等于控制力,但阿里仍然需要慎用自己的影响力,同时抵制可能会泛起的控制欲。这是一种基于人性的欲望,抵制它并不容易。

其实,如何与自己投资的媒体打交道,马云有一个现成的榜样——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

当2013年8月5日贝索斯宣布以2.5亿美元从格雷厄姆家族手中买下久负盛名的华盛顿邮报时,市场上满是惋惜、痛心和质疑的声音。但两年之后这种声音没有了。

Alliance for Audited Medi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底,华盛顿邮报印刷版的每日发行量(周日版除外)比贝索斯接手时下滑了18%。这个数字是美国前十大报纸中最低的,同期华尔街日报的下滑幅度是28%,纽约时报是27.8%,芝加哥论坛报是27.7%,洛杉矶时报是24%。

2013年8月,邮报网站的独立访问量是2600万,2014年7月是3600万,2015年11月达7200万,超过纽约时报成为美国浏览量最高的新闻网站。

贝索斯收购之后,邮报拓宽了国内和国际新闻报道的范围,编辑部增加了70名员工,其中包括50名记者和编辑,同时腾出老资格记者去做更多的调查性报道。2014年,邮报获得2项普利策新闻奖,其中包括分量最重的公共服务奖。2015年则获得1个奖项。收购之前的获奖数是:2013年1项,2012年零项,2011年1项。

亚马逊的用户也有了更多的选项——高级用户可以免费享受半年的《华盛顿邮报》国内版,然后可以四折优惠继续订阅该报。去年年底,《华盛顿邮报》推出了一个移动应用,预装在亚马逊的Kindle Fire平板电脑上。

其实,在收购当日,贝索斯就给华盛顿邮报全体员工写了一封很棒的公开信,他说:

新闻业在一个自由社会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而作为美国首都的报纸,《华盛顿邮报》显得尤其重要。我想特别指出,作为邮报所有人的格雷厄姆家族展现出了两类勇气,我希望能够学习。第一种勇气是,他们会说:等一等,要确认,不要急,再找个信源,因为新闻报道关乎实实在在的人,这和他们的声誉、生计及家庭都利益攸关;而第二种勇气是,他们会说:追踪报道这件事,不管代价有多大。我当然不希望有人威胁说要把我放进榨干机(当年邮报坚持刊登美国国防部越战机密文件,尼克松政府的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曾威胁要把当时的《华盛顿邮报》老板凯瑟琳•格雷厄姆扔进“榨干机”),不过有了格雷厄姆女士的榜样,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干,我会准备好的。 

他还说:

互联网正在改造着新闻业的几乎所有元素:缩短新闻流程;侵蚀长期可靠的收入来源;催生新型的竞争对手,它们中有一些只承担很少——或者根本不承担新闻采访的成本。我们面前没有一份地图,指明一条前进的路径也并不容易。我们需要发明创造,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实验。我们的试金石是读者,要理解他们关心什么——无论是政府、地方领导人、新餐厅开业、童子军、商业、慈善、州长或者体育——然后进行逆向思考。对于这个发明创造的机会,我感到很兴奋,也很乐观。 

很多人为他的话所打动,相信他会让华盛顿邮报变得更好,也有很多人认为他在作秀,他的动人言辞之下是商人的逐利本性。在中国,持后一种观点的人我想比美国要多得多。

好在事实胜于雄辩。商人当然是要逐利的,但一个杰出的商人为何就不能坚定的相信“新闻业在一个自由社会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呢?二者其实并不矛盾。相反,正因为贝索斯是一个杰出的商人,所以他能更好地践行自己的价值观。

而对于马云,我们知道他是一个杰出的商人,也很喜欢讲价值观,但他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目前我还不是特别清楚。

马克|文,沈忱对本文亦有贡献。

马克为《财经》杂志副主编。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