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克里斯坦森:经济增长减速问题出在哪

作者: 2016-05-20 14:05:00 0

640.webp (4)

首先,我想说我的演讲一定是非常好的演讲,不过可能有点无聊。

“颠覆性创新”是我在哈佛研究的第一个理论,主要是关于如何应对竞争的。通常情况下,我们想知道竞争对手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是我们战胜他们还是他们打败我们。可以说,“颠覆性创新”这一理论的本质是帮助我们做预测,然后决定参与竞争还是逃避竞争。

今天,重点讲我的第二个理论“资本主义的窘境”。如今,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都出现了问题。以美国为例,二战之后一共出现了九次金融萧条期。经济进入箫条期后会触底,触底之后再开始逐渐恢复。在反弹的过程中,企业慢慢地扩展自己的业务规模,雇佣的人数越来越多。那么,在这几个萧条期,企业都是用多长时间来增加雇佣人数的呢?1949年是六个月,1999年是16个月,而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则差不多用了六年时间。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出现了问题,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何在?

回答问题之前,大家和我一起来看四种创新,它们分别是:潜力产品(Potential Products),颠覆性创新(Disruptive/Growth Innovations),持续性创新(Sustaining Innovations)和效率性创新(Efficiency Innovations)。

首先,是潜力产品(Potential Products)。在消费者的个性和决定购买哪种产品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因果关系。但是,消费者的个性并不能直接决定消费者选择什么产品,因果关系才是决定消费者最终购买什么产品的根本理由。所以,我们应该研究顾客到底要做什么,这是我发现消费者选择产品的因果关系。

我们为什么要生产有潜力的产品?因为消费者想要购买的产品往往是出乎企业预料的,我们一定要预判消费者的需求,知道他们现在到底要做什么。    

其次,颠覆性创新(Disruptive/Growth Innovations)。如果你认为你可以通过提供更好的产品、更高的价格来获得成功,那么竞争对手将很容易打败你。大企业一定要明白那些小的颠覆型企业是如何做的,一味骄傲自大、固步自封,肯定会被淘汰掉。

如果说我们想要保持大企业的成功,就必须处于同一个位置,用同样的平台、同样的理论和语言来共同解决问题,而这可以通过理论来实现。比如说,我跟大家说颠覆性理论,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能够理解人们为什么会买一个产品,就能明白购买行为背后的机制,而这个机制就能帮助我们成功。

我们都知道,最开始汽车只是富人的工具。然而,福特先生把汽车进行了改造,使得汽车的价格非常便宜,从而让更多的人开上了汽车。这就是所谓的颠覆性创新,也就是把曾经非常昂贵和复杂的产品,变得简单且便宜。

再次,是持续性创新(Sustaining Innovations)。持续性创新,就是让已经很好的产品变得更好。如今,我们看到的绝大部分创新,都是持续性创新。持续性创新可以帮助公司长期赚取利润,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但是,由于在这一过程中,新产品是替代旧产品的,所以它本身不会创造成长。

最后,是效率性创新(Efficiency Innovations)。效率创新,让我们用更少的资源去创造更多有价值的产品。它会创造更多的现金流,让公司变得更有竞争力,不会被淘汰,但是会减少工作岗位。

好了,四种类型的创新讲完了。接着我们来考虑,“如果我是一个公司的高管,我应该把我的钱怎么办?”

现实就是,许多怀揣着巨额现金储备的企业不愿投资到那些会促进发展的颠覆性创新。为什么呢?我觉得这个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商学院。因为我们在金融和财务上的教育有以下两个信条:第一个是“稀缺”理论,资本是稀缺昂贵的资源,要让每一美元资本带来的收益和回报最大化;第二是获得利润的能力,指的是我们经常使用比率来衡量成功与否,而不是考虑整体数字。

如果你想知道中国现在怎么样,看看上世纪的日本就知道了。在60、70、80年代,日本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为什么?是因为在当时,丰田、本田让车很便宜,索尼让青少年都能买得起电子产品,佳能让打印机很便宜……他们进行了“颠覆性创新”,让数以十亿计的人都能够买得起之前买不起的昂贵产品。所以,日本的经济迅速发展,并促进了就业。

但是,到了90年代,他们的经济就停滞增长了,一直停滞了25年,为什么?因为他们开始把比率当作衡量成功的指标,不再对“颠覆性创新”进行投资了。

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就是:“效率性创新”总是比“持续性创新”更具吸引力,“颠覆性创新”对于投资者来说是最没有吸引力的。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

如今,美国正在走与日本同样的路,他们有非常多的钱,但就是不能通过投资来实现成长。虽然,目前中国还属于“持续型经济”,但是也越来越向“效率型经济”转变了。我很担心中国会出现与美国同样的经济问题。  

本文是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超级公开课主题演讲的摘编内容。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