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克里斯坦森:只有颠覆性创新才能带来价值增长

作者: 2016-05-23 13:45:27 0

如今的消费者是要求比较高的需求者。在市场上可以看到,企业在创新发展的过程中产品不断丰富,这体现了企业不断向上的能力,也体现了消费者利用企业进步的这种能力。

最开始他们的产品还不够好,还达不到消费者的需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不断地创新,超越了消费者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企业不断提升,有的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我们把这种创新叫做持续性创新。

而颠覆性创新是什么?我们用颠覆性这个词,并不是说它影响了企业发展进程,而是说要把复杂的繁冗的细节简单化,使得市场底端的消费群体接触到以前不能接触到的产品。颠覆性创新使得产品能够被大众买得起。

那么现在我要描述下,到底如何进入颠覆性行业或者颠覆性技术?它与传统企业进入行业的方式有哪些不同?到底是什么导致这些颠覆性的技术打败了传统行业呢?

我们可以看到市场上分不同的层级,在每一个市场中最底层都是很简单的产品。然后你往上一级看,比较复杂的产品就出现了,最终达到高端的产品层级。以钢铁产业为例也是如此,从底层的产品到最高精尖的产品。全球各地的钢铁产业主导者都是综合型的大企业,他们的投资需求高达上百亿美元。

然而在新的技术的启发下,从市场底层出现了一些小企业,他们通过一些电子性的这种熔炉的方式,推动了行业技术的发展。起初他们的起点比较低,因此他们的产品级别也比较低。通过一些先进的炼钢技术,其中包括钢筋制造,他们不断探索新的技术推动产品的升级。他们以非常简单的产品和技术进入这个领域,通过生产不同的类型的钢铁产品包括钢板、型钢、钢筋等,逐渐的攀升到市场的不同的级别,提高他们的市场占有率。

而那些综合性的大型钢厂,由于有过剩的产能逐渐被淘汰市场之外。小钢厂市场占比只有20%,不受产能困扰,他们的收益是很多的。1979年的时候,最后小的作坊一步步的在竞争中取胜,取代了综合性钢厂。

接下来到了1984年,一些大的钢厂,他们集中精力去生产高端的产品,然后这些小的钢厂他们在竞争中,又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们不能继续获得利润收益。那因此小的钢厂,他们不断扩展他们的产能,来拓展其他产品的生产,在那些领域,他们的空间利润更大。他们把关注点放在投资钢板上,就没有必要再去关注钢筋这个领域的一些小利润的竞争。这些小的钢厂,他们不断在攀升市场层级的过程中,他们的利润空间也在提升。

到1996年,又一次出现了整个钢铁产业的价格下跌20%的情况。大型企业只能退出市场,进入了另外一个领域的生产,就是特等钢。这是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情况,中国企业也是如此。

这整个的发展过程其实包含了一种模式:一些小的新兴者从底层做起,把市场大鳄干掉了。比如像福特和通用,他们生产的产品体系是全方位的,然后在丰田进入了北美市场,他们最开始做了上市高端车,最后又开始进入低端市场做卡罗拉的生产,然后卡罗拉生产,凯美瑞、最后到雷克萨斯,在美国的行业,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从美国市场做起来,因此他能够从底层开始参与竞争,美国本土的公司,看到丰田的收益只是很小的部分,因此没有特别关注,而当时对于美国公司来说,他们并没有把这个当做是他们的威胁,因此也没有关注底层的市场,现在在美国的汽车行业,在私家车领域,已经被日本汽车生产商所控制了。

我们现在看韩国的一些公司也进入了,他们也从底层做起,起亚、现代,他们非常快速的增长,不断攀升市场级别。现在已经逼丰田,也不断提升市场等级,他们制作的汽车品质非常精良,现在又有中国的生产商进入了这个市场,也是从底层进入市场不断的往上走,电脑行业也是这样,在早些时候,大的公司垄断高端市场,然后小的电脑公司以颠覆性的技术从底层开始发展,然后逐渐的提升他们的功能性,不断的攀升市场级别,最后把行业中的大鳄打败,逐渐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

这样的模式如何在一个个行业中被复制?也就是为什么华为现在也是非常成功,在他们的行业,华为也是从底层做起,不断的一步步提升,苹果也不断的进入高精尖、更高级的产品生产上。那么这就是一种机制,这种机制成功的公司,它被打败的时候,打败他的人,不是同量级的人,而是底层做起的。

我们简单看一下这个模式,对于国家发展是否适用?

在二战之后的十年,美国经济是非常的活跃的,当时日本是在二战之后的十年,经济非常糟糕,在挣扎中,当时他们挣扎的产品,没有去跟美国竞争,而是生产简单的产品。比如说索尼、本田这些公司,他们从简单产品做起,那么通过这样的方式,日本的国家经济,以飞速的方式发展,因此他们的产品质量和等级越来越高,因此韩国台湾和新加坡,他们从非常简单的产品做起,没有从更高的级别上,与日本同等竞争,而是市场底层做起逐渐提升他们的产品质量和等级。

然后接下来日本的经济发展就落后于台湾韩国和新加坡,同样事情也发生在中国,我们看出日本产品他们的技术并不很复杂,在当时的竞争中,如果一旦遇到这种竞争局面的时候,他的竞争者,并不是迎头竞争,而是去打不同的市场空间。

因此中国我们看到的中国经济发展非常迅速,中国也有担忧,这样迅速发展的势头,会不会消失?我们实际上看到的根据我们在其他国家的经验,在遇到更多的竞争的时候,实际上他从底层的竞争优势失去了以后,他会进到市场的更高一级的地位上去,进行更高一级的竞争,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同样的机制,也会让我们其他的竞争者遇到同样的困难。

总结来说其实是有三种不同的创新:

持续性创新,就是让已经很好的产品变得更好。如今,我们看到的绝大部分创新,都是持续性创新。持续性创新可以帮助公司长期赚取利润,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颠覆性创新,也就是把曾经非常昂贵和复杂的产品,变得简单且便宜。因为这样的创新,才能真正的创造出增长。

第三种创新,效率创新,如何用现有投入创造出更多的东西,这个结果会降低就业率,但是会创造出更多的现金流。

实际上,现在全球范围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会失去了颠覆式创新的能力。在投资的时候对颠覆性创新的投入少,因为可能到等5到10年才有回报。所以可能我会更愿意投资在效率创新这一部分,因为它会在短期内给我带来回报,给我带来更大的现金流。

金融投资学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投资回报率。整个经济里面大家都在遵循一个规则,去进行投资。我们有很多的投资,但是我们不能真正的做出这种能够产生增长的这样的投资。原因就是我们要的是这种先进回报,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本家的困境,或者资本主义的窘境。

不是所有的创新都会带来整个经济和科技的增长。而只有颠覆性的创新才能带来增长。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