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我越谈“女性主义”,就越有人告诉我“中国男女平等”

作者:刘大夫 2016-05-31 11:42:22 0

自从上一篇与奶茶妹妹有关的专栏发表之后,我收到很多回应(从来没有这么多回应,哈哈哈),有褒奖的,也有责骂的。考虑到大家都是表述各自的观点(就像我表述自己的看法一样),体现了言论多样性,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但我感到失望的一点是,很多言论让我觉得匪夷所思。这就好像我说,我觉得奶茶妹妹是伪女权,然后得到的回答是,“你针对一个小姑娘干什么?”And I was like, “What?”我们在同一频道吗?

这种情况出现过很多次。在我最初做女性领导力采访时,我问一个女性高管,她觉得哪些偏见会阻碍女性晋升?她的回答是,女性没有受到任何偏见,任何人只要够努力和坚强,都可以晋升。而在随后的会议上,几乎所有人都称,中国的女性地位很高啦,家里家外都很厉害啊。还有一位算是“成功人士”,而且受过高等教育的男士说,我的太太是全职太太,我赚到的钱都是她的。她虽然不工作,但掌握家里财政大权,你们女性还要怎样?最后,多数人达成一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所以女人是赢家呢。

我发现,我谈女性主义越多,就有越多人告诉我,中国现在就是男女平等的呀。或者很多人都认为,所谓的女性主义者就是使用双重标准,既想用男人的钱,又号称独立的人。还有人觉得这些人中有的可能只是为赚钱博取噱头,包括在谈到奶茶妹妹的话题时,不少人都在说美女(强调身体)配富豪(强调社会性),跟女权没关系。

但真的是这样吗?难道这就是人们眼中的女性主义?曾经有一度我拒绝被定义为“女性主义者”,就是因为太多人对这个词的理解进入了误区。但看了Emma Watson(超爱她)的演讲后,我还是决定用这个标签,因为就像Watson所讲:“只要你支持男女平等,那你就是女性主义者。”如果现在不站出来,更待何时?如果我不来阐明这一理念,又待何人?

“女性主义”算是一个舶来词,它根植于西方文化。而自从柏拉图将身体和灵魂一刀切开,为西方传统二元对立思维模式开了先河,性别的二元对立也日益巩固。(见《女人,身体,耻辱》)男性进入不朽的灵魂胜地,女性被放逐到沉溺身体欲望的日常生活。性别只有两个选择,而且女性和男性是两个完全对立的概念,同时女性不断被reduce。女性是软弱、愚蠢、肉欲,导致人类被逐出伊甸园的一方,只有理性、智慧、坚强、勇猛、有担当的男性才有权力征服和支配世界。

不像西方泾渭分明、对立冲突的二分法,中式世界观更具整体性,像是太极图,黑/白(二元对立)糅合在一个整体中,而这个整体往往就是“家”。传统中国文化中没有西方文化中所谓“个体”和“自我”的概念。不论男女,都首先是家的一部分,人的价值从家这个整体中产生,维护集体的利益比争取个人权益更重要。“嫁给大山的女人”郜艳敏最终没有离开大山,虽然她与小学三年级的丈夫并无共同语言,还常被家暴,但她“一旦走了,这个家就全完了”(郜艳敏婆婆原话),她还有孩子要照顾,有公婆要赡养。她的父母告诉她,不管她做什么选择,要先考虑她的公公婆婆一家人。而她的故事还被搬上了大荧幕,成为宣扬“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女性标杆。

如果说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人的价值首先围绕家庭产生,那么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即使在经济和人文发达的地区,宣扬个体价值的女性主义依然没有深入人心。像上文所讲,很多人纳闷女人为什么要努力当高管呢?男人是高管,你去争取男人就好了。如果你们成为一家人,他的地位、金钱都是你的。怎么,你不同意,是不是自私、破坏家庭和谐?我们可以看到,西方reduce女性的方式是将女性塑造为弱者,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女性被reduce的方式是首先服从于家庭,之后再被塑造为弱者(对个体权益的双重否定)。

余华在《一个国家,两个世界》中写道,“过去时代的中国,个人在社会生活中是没有空间的……个人只能在家庭中拥有其真正的空间。”但改革开放后,过去的道德伦理受到极大冲击,被压抑已久的个人主义突然兴起,人们开始作为个体,在社会生活中有了更大的价值。于是近年来,我们看到更多对女性社会权益问题的反思,比如嫁给大山的女人,也包括近期的柳岩婚礼被闹事件和颐和女生酒店被袭事件。我觉得这些都是促进“女性主义”在中国发展的重要讨论。

当然,依旧有很多质疑声以及对“女性主义”的误解,对这些声音,我想阐明的一点是,只有你把女性当作和男性有同样权益、肩负同样责任的社会公民,而不是柔弱可怜的妹妹、没有必要征服世界的妻子、要为儿女忍受家暴的母亲等等,你才算真正了解什么是女性主义,才能真正了解男女平等的含义。而只有达成这一共识,我们才可以坐下来谈谈怎样破除对女性的隐性偏见,并从制度上促进个体的全面发展。

刘大夫 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编译。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