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四步让你的演讲记忆深刻

作者:约翰·科尔曼(John Coleman) 2016-07-26 15:48:32 0

给听众们念一篇文章会让他们无聊到发疯。最近我出席的一个会议上,会上一个聪明演讲者针对某个主题发表演讲,而他恰恰是该领域的专家。不幸的是,他发表不是一场演讲(speech)而是一篇文章(essay)。这个声誉卓越的学者掌握了书写形式,但是误认为同样的形式可以用在长达几小时的公共演讲上。他向观众传达几乎不可能听懂的异常内容——语调单调,乏味,照着稿子读,并且还在高高的讲台后发表演讲。

如果他留意过传播学教授鲍勃·弗兰克(Bob Frank)的话,他就会表现的很好,:“演讲不是站起来发言的文章。”设计一场演讲和写一篇文章大相庭径。对于不熟悉公开演讲的新手而言,只是模仿我们熟知的写作格式的倾向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

演讲要求你把内容“简化”。成年人平均每分钟阅读300个字,但在听演讲时,每分钟只能听懂150—160个字。同样,研究发现听觉记忆常常比不上视觉记忆,而且我们大多数人都可以持续阅读好几个小时,我们集中精力听一次演讲的能力就会受到很多限制。所以,写出简约又清晰的演讲稿很重要。十分钟的演讲大约只有1300个字(你可以使用这个计算器),而且写下来的内容(可以检查、重读和再次检查)可能具备微妙又有细微差异时,演讲词必须能在一瞬间内被消化理解,所以长度必须恰到好处,切题。

当你聚焦简洁和清晰时,“指标词和回顾”也很重要。在书面文章上,读者可以反复阅读令人混淆的段落或者漏掉的要点。一旦某个听众听不懂你的演讲,那么你可能永远失去了这位听众。在你的引言部分,说明你的演讲主题并提前列出你的演讲结构(例如:“我们将从x,y和z 3个方面来看待这件事:”)。然后,在进行你的演讲时,用一些指示词,像“首先,”“第二,”和“最后,”来告诉你的听众你说到哪里了,并且用类似,有回顾性的指示词来结束每一个要点(比如,“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成功的第一个因素是x”)。这种微妙的不足在书面文件中是重复且不雅观的,但是对口头表达却很重要。

同样,在文章中,复杂论证和统计分析在可能很有说服力的,但在演讲中,抛下这些数据,换成讲故事,这很重要。神经学研究发现人类大脑天生就设计成能理解叙述。虽然我一直欣赏有事实支撑,有良好逻辑的论证,但在演讲中尽量少提数据,而选择一些具备更多生动形象的故事,听众就会更容易跟上演讲者的思路。用数据来引出或者结束一个观点。但是永远不要背诵一连串的数据或引言。你的听众会更好地听懂,记住你说过的故事并将之内化。

如果你想让这些故事更生动,记住当你演讲时,你就是自己的标点符号。在你演讲时,你的听众看不到强调,变化节奏,或者过渡——逗号,分号,横线,和感叹号等视觉的指示。他们看不见问号或是该分段的地方。相反,你的声音,你的手势,你的步伐,甚至你站在台上的位置和站立方式都赋予了演讲内容的质量。改变你的兴奋程度,音调,和音量配合你要强调的重点。有意识地运用手势,配合你要强调的重点。演讲时,在主要重点之间跨步行走,改变你的身体位置,表明你要开始说一项新的论述。演讲时语调平淡、站着不动,不仅会耗尽听众的能量,还会阻碍观众的理解力——就像没有标点和停顿的文章一样。演讲时,你千万不要直接念书稿内容。把你自己变成听众渴望的标点符号。

演讲和文章都隶属于同属(genus),但不属于同种(species)。它们都有各自的技巧和结构。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作家,那请不要假设你的文章会直接变成口头表达。演讲不是站起来发言的文章,优秀的演讲撰稿人和公开演讲者都会适时做出调整。(文思蕴/译 腾跃/编校)

约翰·科尔曼是《热情与决心:最优秀和最聪明的年轻商业领袖的故事》(Passion&Purpose: Stories from the Best and Brightest Young Business Leaders.)一书合着者。

原文请见:A Speech Is Not an Essay

pic:© Fred Truman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