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Pure Storage 公司CEO:我们选择了最好的上市时机

作者:斯科特·迪茨恩(Scott Dietzen) 2016-09-06 08:56:01 0

经过长期筹备,在成立6年、完成6轮私募融资后,Pure Storage公司于2015年10月首次公开募股(下称IPO)。那时,Pure Storage有近1200名员工,年化收入接近5亿美元。

与许多初创公司不同,Pure Storage在IPO之前等待时间更长、公司规模更大。我们本可以更早进行IPO,而且等待时间长了可能也有风险:当我们终于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时,股票发行市场已经冷却。面对疲软的行情,不少公司撤回了上市申请。

回顾往事,我们的上市时机正好,就算再选择一次,我们还是会选择这个时点。

对一个年轻的成长型公司来说,判断IPO时间是很复杂的——而且近年来,传统观点以及上市过程中的一些步骤有了重大的改变。公司经常面临来自员工、客户和投资者等各利益相关方的压力,他们都想尽早IPO获得变现能力。与此同时,一些初创公司意识到,公司私有时间更长也许会带来优势。

超越机械存储器

我们公司成立于2009年,旨在进军企业数据存储器市场。这个市场巨大,软硬件市场价值为240亿美元。但以机械硬盘为主的存储业,摩尔定律仍旧起着作用。服务器和网络作为另一种运用大型数据中心的网元,数年间增速千倍,但当信息存储到基于硬盘的存储器上时,速度非常缓慢。大多数企业存储系统建立在已经有25年、复杂到不可理喻的技术上,某些产品甚至有2000页的说明书。

闪存和云存储这两项技术使存储领域发生了变革。前者已经存在30年了,消费者最早接触闪存是在20世纪90年代的数码相机中。但直到苹果把它运用到iPod上之后,闪存技术才大规模流行起来。闪存能防止慢跑过程中iPod跳歌的问题,而传统机械驱动则不行。无论在性能、功率还是存储密度上,闪存技术都优于其他基于硬盘的存储技术,因此谷歌已经开始将其运用于数据中心。

继苹果推出第一款基于闪存的iPod之后,芯片供应商开始生产更多的闪存,因而成本降低。之后智能手机开始使用闪存,更小的笔记本电脑使用固态硬盘(闪存的另名),人们开始使用基于闪存技术的U盘。

Pure Storage把闪存产品引入数据中心,其价值主张令人难以抗拒:我们的产品只有3个披萨盒那么大,却能替代像Sub-Zero冰箱那么大的机器,并且比基于硬盘的存储器节能10倍、稳定性提高50倍、速度提升20倍。显而易见,一旦二者成本相当,我们的收入将呈3位数增长。

云存储是另一个突破性的存储解决方案。云存储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简单易用,在亚马逊帮助下云存储获得普及。我们为各数据中心提供的云解决方案同样很简单:用名片大小的使用说明替代了过去用户手册的海量内容,其本质是为消费者创造一种更友好的技术体验。苹果、谷歌和Facebook已经在为消费者这么做了,同时我们也在企业技术中看到了类似的创新。

在Pure Storage成立1年后,我以CEO身份加入公司,那时我们只有15名员工。我拥有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此前参与建立过3家初创公司。我担任过CTO、市场营销和产品经理职务,而且进入过公司董事会。我了解如何制定以技术为导向的战略,但我从来没当过CEO,也没有带领任何一家公司走过IPO程序。然而在我来之前,Pure Storage已经完成了2轮风投融资。我很清楚,我们的产品确实是消费者想要的。到2011年,我们听说有数家公司有意收购Pure Storage。

等待良机

理论上讲,我们在2013年就可以上市。当时我们有上千万美元的收入,公司肯定够大了,但我们的等待是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是萨班斯-奥克斯利(Sarbanes-Oxley)法案使得成为上市公司的成本更高。尽管其他公司有兴趣收购我们,但我们希望Pure Storage能着眼长远。我们发现,作为小型上市公司,想要避开兼并和收购,比坚持私有、保持控制权更困难。

但最大的原因来自谷歌和Facebook的先例,这两家公司保持私有的时间比历史上任何有风投支持的公司都要长(谷歌IPO时成立近6年,Facebook则是8年,而Netscape网景公司在成立16个月后即上市)。对这两家公司来说,推迟上市时间效果非常好,这改变了人们的传统认知。过去,公司总是希望尽早上市,而现在,许多公司选择等待良机。

然而,有几件事促使我们上市。其一是客户的支持,他们更愿意和一个公开经营的公司做生意。客户希望看到公司的财务情况,并且了解公司的运营。他们知道上市公司将受到更严格的监管,这令他们感到安全和信任。

另一件事是估值。私有公司的估值近年来飞速上涨。对谨慎的公开市场来说,这制造了混乱。没人希望在低于最后一轮融资估值价格时上市。所以当Pure Storage融资时,我们尝试创造一种双赢的局面。我认为CEO的工作不是为了每次融资时拿到可能的最高估值,而是与那些能成为好顾问的投资者进行一场公平交易。上市能让我们避开下一轮私募融资,避免估值与IPO不符。

做准备与好运气

我到Pure Storage后,在共同基金Fidelity 和 T. Rowe Price的协助下又进行了2轮风险投资和2轮私募融资。这种融资方式相对较新,是受到Facebook和其他公司推迟上市的影响。因为无法在IPO之前投资,共同基金经理错过了这些公司的成长,因此他们用私募来代替。这对所有人都有利。基金在增长较快的阶段进入,基金经理们获得该产业更多的信息。而我们能与重要的公开市场投资人建立联系,他们不仅能在带领我们上市前提出宝贵建议,而且我们还期望他们在未来依旧是重要投资人。这种新的投资方式,使我们这样的公司可以延长私有的时间。

我们还采取了措施,让员工可以更灵活地处理自己的股份。公司私有时更易留住员工,因为他们等待公司上市带来股权变现,不愿在那之前离开公司。而这也对尽早上市造成压力。为了避免这种压力,我们在融资时允许员工选择性变现。他们可以将一定比例的既有股份兑现,换言之,为机构投资者提供购买标的。更多公司开始允许员工用这种方式使证券投资更加多样化,特别是在公司长期保持私有的情况下。

同时,我们不得不为上市做好准备。第一步要做的是扩大董事会。我们有包括风险投资人在内的强大董事阵容,但须增加有大公司运营经验的人,尤其希望有上市公司财务经验的人来主持审计委员会。我们找到Adobe Systems的CFO马克·加勒特(Mark Garrett)来填补这个职务。

我们还须和投资银行建立联系。当时有幸与Allen & Company合作,他们负责我们第五轮、第六轮私募融资。我们在股票上建立了两级结构,以维持创始人及管理团队在恶意收购时对公司的控制权。

最后,我们还需要合适的首席财务官。2014年,我们聘用了谷歌的前财务总监蒂姆·瑞特斯(Tim Riitters),他帮助公司建立起上市运营所需的新体系,也使得我们对自己的财务表现有了更清晰地认识。

到2015年初,Pure Storage已经进入正轨。2014年我们进行最后一轮私募融资时,公司的估值超过30亿美元。我不认为再进行一轮融资会有任何益处,所以我们开始为IPO做准备。需要考虑的是,一旦你开始了这一进程,就极易受到攻击。当你提交了S-1表格(上市注册申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开你的IPO计划,公司就进入对公开发表言论有严格限制的“静默期”。如果你像我们一样,处于一种竞争环境中,在这段无法轻易做出回应的时间,你要承受竞争对手传播“恐惧、不确定和质疑”的风险。

我们的业务对于现有的数据存储公司如易安信和惠普(现在的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来说,是正面挑战。但事实证明,我们的时点选得不错:在IPO前后几个月,戴尔决定收购易安信,惠普宣布了拆分为两家企业的计划,这意味着我们主要竞争者的精力都被公司内部事件所分散。

着眼长远

在2016年初的演讲中,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玛丽·乔·怀特(Mary Jo White)批评一些公司维持私有的时间过长。她认为,公司上市不仅可以筹集资本,而且可以“清晰显示其运营情况、加强对其控制,并且用上市公司的要求进行管理”,她对某些大型私有企业是否做到这些表示质疑。

我理解她的观点。企业规模逐渐扩大,须构建相应的管理和财务控制,一旦建立起这些,上市就变得水到渠成。Pure Storage延长私有时间有一些益处,但我们从没想过永远保持私有。我们的目标始终是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上市公司。

我们没有试图捕捉市场时机。当我们决定上市时,IPO市场遭遇逆风,但我们有自信能在选定的时间上市。我们并未试图优化股价,而是着眼长远。我跟团队成员说,如果我看到你的电脑上有股票报价系统,我会立刻删除它。我们希望员工按季度以及年度来考虑股价,而不是按小时、天或星期。市场在短期内不一定准确,但是从长期看总能回归正轨。

每个CEO都会担心经济形势。在公司等待上市期间,我们清楚地看到市场接受IPO的速度放缓。而你只能继续下去,完成所有步骤并做好准备,在时机合适时一举上市。不是每个公司都能找到对的方法:至少5家准备与我们同期上市的公司最后延期或退出上市。

Pure Storage上市时每股价格17美元,总市值略高于30亿美元。从那时起,我们的股价不断波动——这是混乱市场的反映,而非因为公司的任何负面信息。我们依然报亏,但当投资人看到我们的增长率、增加的利润和提高的运营效率后,他们能发现这是一家非常健康的公司。Pure Storage是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企业技术公司之一,我们必须通过投资来维持这一点,同时这也验证我们IPO时间选择的合理性。(廖琦菁 |译    蒋荟蓉 |校    李剑 |编辑

斯科特·迪茨恩(Scott Dietzen)是Pure Storage 公司CEO。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6年8月《Pure Storage 公司CEO:我为什么要延迟IPO?》(Pure Storage’s CEO on Choosing the Right Time for an IPO)。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