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这个世界可以有富豪,但真的不应该有超级富豪

作者:Umair Haque 2016-09-06 08:59:01 0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完全同意一个人如果能取得更高、更有价值、更高尚的成就,那么,相对于其他人,他就应该获得更多的回报。我不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共产主义者,也不会向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财富观点挥舞拳头。

所以,或许我提出了一个荒唐的问题,或许任何地方都从未有“钱太多”这回事。但是,我们可以尝试想象这样的情景:在某个经济体中,有一个富人,他的财富是其他所有人的财富之和。如果这样的富人真的存在,那么,他就能买到其他人能买到的所有东西。最后,他的家族将依靠继承他的财产,建立起一个王朝,而他也能通过行使权力,随心所欲地管理这个社会。除了正式名分之外,这样的人可以说是一个国王,别人的权利、心愿、欲望或目标都将不再重要。因此,若有这样的富人存在,这个社会将无从谈论自由。

所以,在我看来,是有“钱太多”这回事的,至少对那些渴望自由的人来说。唯一的问题是,“钱太多”的界线在哪?到底有多少钱才称得上是“太有钱”?

你可以试着想象自己十分有钱,所有的东西都买最好的——最高端的教育、最豪华的车、最奢侈的香槟等等。这是人们不仅享受而且也会追求的合理财富水平吗?很多人会说是。

好了,你现在想象自己超级有钱,所有的东西都买最好的——不是买一次,而是十次以上。所有的东西,比如十栋最好的房子,十次最奢侈的大餐,十位最顶尖的医生……还有仆人、衣柜、公寓、大厦、投资组合、游艇和私人飞机等等。这算得上是极奢侈的财富水平吗?

如今在很多人看来,这种财富水平变得不再合理,甚至毫无意义。毕竟,拥有十套豪房、十驾私人飞机、十艘游艇,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一个人会想要变得如此富有?准确说,不只是富有——而是极度富有。

是什么导致我们中的多数人——尤其是明智的人——不单单对富裕,而是对极度富裕,产生如此厌恶的情绪呢?为什么当一条看不见的界线被越过后,我们对财富的态度就会从钦佩转为反感呢?

医生、商人和银行家代表着一般意义上的有钱人,而人们往往认为这合情合理。因为这些人对社会共同财富做出了贡献,所以才能够获得财富。他们的工作具有社会意义,工作之前经过了常年训练和科学试验积累,社会理应以大量财富对其做出合理回报。

但是,正如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二十世纪美国最杰出作家之一——编者注)所说,极度富裕与一般富裕之间有很大差别。极度富裕的人不只拥有百万资产,他们的家产远超十亿。而且,他们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商人,更不是银行家,他们是对冲基金大亨,是私募股权巨头,是买断整个国家自然资源的私掠者,是拥有小行星般“黄金降落伞”(指拥有高额离职补贴——编者注)的CEO。并且,他们的财富是有争议的,不论是在道德层面上,还是在经济层面上。这种投机取巧、谋取暴利的行为到底有何价值?它们给孕育了自己的社会究竟带来了哪些益处?

一般有钱人,即便他们没有播下财富的种子,至少也愿意让财富的枝叶更加繁茂——但那些超级有钱人似乎只是在摘取最精华的果实而已。

当社会允许一般有钱人变为超级有钱人时,它就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个错误在于极度富裕是根本不民主的,因为这些人往往持有大量政体赎金;极度富裕是根本不经济的,因为这些人往往积累巨资从而导致社会投资恶化、机会丧失;极度富裕是根本不平等的,因为个体很难真正独自创造十亿以上的财富;极度富裕是根本不合理的,因为任何人都没有拥有如此巨额财富的合理理由;极度富裕是根本反社会的,因为他们不再像一般有钱人一样需要停车位、地铁、公路和桥梁等公共物品。

所有这些都是小错误。而下面这个才是大错误。

当社会允许一般有钱人变为超级有钱人时,这本身就限制了社会本可以取得的更高成就。

你可以想象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突然,其中几棵树的长势变得十分迅猛,没有人能说明其中的原因。它们越来越高大,慢慢挡住了其它树木所需要的阳光。那些缺少阳光的树木开始变得枯萎,直至死亡。它们的树根开始断裂、分离,最后化为灰烬。不久以后,即使是那些最高的树也无水可汲,无土可依。它们也开始枯萎。最后,整个森林都将变为荒漠。

由此来看,“收入不平衡”这样的枯燥术语并不能真正解释这种现象,难道不是吗?

长久看来,如果超级有钱人的数量不受限制,那么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会获得最终胜利,包括超级有钱人本身。当一般富裕与极度富裕之间隐形的界线被打破,每个人的发展可能性都会被扼杀。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任何一个社会都不需要超级有钱人的原因,因为它会侵蚀人类整体的潜能。也正因为如此,大多数有常识的人都会对极度富裕的想法产生本能的抵抗情绪。

此刻,我相信那些支持自由市场的人肯定会控诉说:你凭什么说任何人都不能成为超级有钱人?事实上,正是这些支持自由市场的人才最应该坚定地反对超级富裕群体。我甚至可以做出公然反抗,请问有哪一个极度富裕者不是垄断者、贵族后代、独裁者或是这三者的结合?

真的有“钱太多”这回事吗?我的回答是:任何一片树林都不应该变成荒漠。(红粉树 倪诗雨 |译  马雪梅 |校

Umair Haque 是 Havas 媒介实验室主任,被 Thinkers50 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管理思想家之一。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