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特拉维夫大学校长:战火不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全球重要创新中心

作者:齐菁 2016-09-19 16:07:58 0

以色列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创新国家。虽然缺乏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炮火不断,政治环境险恶,但是却贡献了世界上人均创业最多的投资。

位于以色列西海岸的特拉维夫更是以色列的科技创新中心。它闻名于世,并不是因为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创新成果,而是强大的创新成果商业化的能力。特拉维夫拥有占据以色列60%以上的创新种子公司,每年有40多家创新企业被谷歌等高科技公司收购,并被誉为“欧洲创新领导者”和“仅次于硅谷的创业圣地”。

特拉维夫大学就是这个创新孵化生态系统的源动力和建造者之一。在今年9月的中以创新论坛上,《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采访了特拉维夫大学校长Joseph Klafter教授,详解了特拉维夫大学的创新生态机制。

跨学科交流催生创新

差异化是创新点子萌生的沃土。在游历了全世界顶尖的大学之后,Joseph坦言他认为中国有着较强的等级制度传统,学生倾向于顺从,不会轻易发表与教授/导师不同的观点,这样刻板的系统往往不利于新创意的产生。

另外一点就是中国大学的各个学科都还把自己关在盒子里,没有走出去与其他学科碰撞交流。这两点系统性的差异是Joseph看到中以大学最大的不同。特拉维夫大学在内部打造了非常好的跨学科交流的平台,让不同国家、不同背景和不同学科的人能够相互连接,自由交流。只有打破不同学科之间的隔阂,才能让新的想法涌现出来。

像创业者那样思考

除去资金,这个创业过程中的稀缺资源之外,大多数科学家和技术人员认为在创新成果商业化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心态的调整。因为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接受过商业管理方面的培训,在找资金,提出商业计划这些方面都不熟练,在接触商业世界时也是担忧颇多。

帮助科学家做心态的转变和心理建设至关重要。以色列犹太文化的重商传统对此有所帮助。但更重要的是在特拉维夫大学有一整个的创新成果商业化的机制,从创意转化之初、孵化、加速,一路都有完整的指导。建立这样的生态环境,就是帮助科学家们解除对创业的担忧,让他们知道从哪里可以获得帮助。特拉维夫也和自己的商学院合作提供一些培训,帮助科学家完成转变为企业家的心态建设。

搭建完整的创新成果商业化系统

在Joseph看来,大学在创新成果商业化的进程中没有具体发挥作用的地方,它的职责就是建立一个合适的生态系统,鼓励师生把创新推进到下一步。

把一个创新成果转化成一个产品最大的困难是在初期为其找到投资。初期投资风险最大,当然收益也最高。特拉维夫大学与技术转移公司RAMOT合作,建立“Momentum 基金”,该基金专门投资新创意的早期阶段。

这一基金已经说服一批投资者,让他们相信在早期投资会有优先的权益,包括印度Tata 集团和新加坡Temasek,目前基金总额已经有2,400万美元。特拉维夫大学的师生可以申请这一资金。Momentum 基金有专门的国际委员,他们会从众多申请中选择有潜力想法,以及投资商感兴趣的想法,每年会进行两轮评选,以选拔出最适合商业化的方案。

Joseph表示:“这是我们在早期阶段提供大量的资金的方法,但也必须强调这不是一张无限支票。在每个阶段都有报告审核跟进。目前已经有12个项目得到Momentum的资金,但是有3个终止了,因为没能看到所期待的潜能。”

对于发展比较好的项目,RAMOT公司会持续跟进,在加速器和孵化器中为其提供更多的服务,帮助他们对接全世界的行业和资源,寻找更大的投资商对技术版权进行转移或者售卖。

近年来,特拉维夫大学和中国的交流也逐渐增多。与清华、北大都有合作,还建立特拉维夫大学中国校友会。(Joseph Klafter|口述 齐菁|文   李源|编辑)

Joseph Klafter教授自2009年以来担任特拉维夫大学校长。此前他于2002-2009年担任以色列科学基金会主席,并曾两次担任特拉维夫大学物理化学系主任。他现任海涅曼物理化学首席教授,是美国任务与科学院院士,发表近400篇科学文章,编辑成18本著作。

齐菁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新媒体编辑,实习生高惠珠对本文亦有贡献。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