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田朴珺:王的女人还是田的男人?

作者:刘筱薇 2016-10-08 15:33:57 0

对“女人的战争”专栏有印象的人也许还记得几个月前我写过的,针对奶茶妹妹章泽天某段言论的文章。(加文章)其实,她曾提到的情况相信很多女性都经历过,包括我自己,那就是我们的父母都曾在某一时刻提过“你要是男孩就好了”,或者“我把你当男孩养,所以你一定要争气”这类的话语。

小的时候,我也曾像奶茶妹妹一样将这种话理解为“这算是对我的器重和肯定咯”。这类言辞很奇怪,因为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而言,她不知道社会对于男女分工和性格差异的既有偏见,也不知道社会中“女孩”或者“像个女孩”背后的引申义。我当时以为,女孩当然可以做任何事,所以没有必要把我当个男孩。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并非如此。比如上数学课时,老师会说女生就是学不好数学;比如当你被训时,人们期待你会哭泣,而非担起责任;比如当你进入职场时,总会听到“女孩子不要太拼”之类的话语。当你慢慢了解到这个社会的规则,就会发现,女性受到了太多不公平的限制,而这种不公平在制度化、习俗化后,成为一种难以改变、甚至难以察觉的常态。

这就是为什么田朴珺在万科股权之争、王石陷入危情时刻进行的《我发誓我这辈子不依靠男人》演讲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的经历与想法和很多女孩何其相似。当时有一篇刷爆朋友圈的微信指出,田朴珺一面消费王石,一面宣称自己独立,直到王石有危险还在利用他吸引眼球,甚至有人说田朴珺不如奶茶妹妹:为什么不做大佬背后的女人,默默秀恩爱就好了?

田朴珺当时出于什么目的做了那篇演讲,以及她如何在这个男权社会中,利用男人拉关系也好,自己努力奋斗获得成功也好,这些我都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我觉得她做得挺好,那就是她指出了一个问题所在:“为什么我非要是个男人才能有资格独立自强,为什么我要是’王的女人’?”,而非像奶茶妹妹那样,默认了这种偏见。

但另一方面,田朴珺这种咄咄逼人,力争超过男人,将王石归为“田的男人”的话语又将女权带入另一个极端。

首先,女性在很多方面其实都是超越男性的,比如学术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真正困阻女性的并非男人,而是偏向男性的社会结构。直到现在都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国是男权社会?”最简单的回答莫过于,中国到现在还拥有非常明显的宗族文化。在这种“家本位”文化中,一家之主明显是男性(CEO往往是女性),而男性基因的传承是家族使命。《欢乐颂》中樊胜美的经历可以说明一二,而实际上这样的女性真的并非只存在电视剧里。

其次,女性进入公共领域仅仅百年,在这么短时间怎么撼动男性用上千年建立起的特权,打碎对女性的隐形屏障?公司和组织高层领导人中女性人数过少,有权势的女性相对较少,更多的是有权势男士背后默默付出的女性。我不认为田朴珺站出来,高调反抗女权受限现象,是她被黑的正当理由。但相比“别以为男性更强,女人一定要靠男人”这样的抗争,她更明智的做法也许是问问,为什么人们还抱有“是个男孩就好了”或者“王的女人”这样的观点?这说明了什么?我们如何从教育体制上或者细小的社会规则中尽量减少这种偏见的影响?

最后,田朴珺这种力压男性,针尖对麦芒的态度和西方第一次女性主义运动中盛行的激进观点很像。随着女性主义的推进,更多的声音都在强调,来自不同背景的女性应该在适合自己的情况中做出真心向往的选择,比如爱好家庭生活的女性选择放弃工作,抚育子女并不有悖于女性主义强调的女性价值。女性不一定都要咄咄逼人的,不一定都要带有明显男性化的特质,不一定都要做勇于争取社会资源的激进分子,这个群体更好的状态应该是能够在自己的领域内做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所以田朴珺也许没有必要告诉自己,甚至向女性宣传,“我一定要比男人强,一定不要依靠男人”,也许找到自己真正向往的事业,告诉其他女性我如何将自己的一切经营得风生水起,过上自己想要的独立生活,也许会更有借鉴意义吧。

所以不论是“王的女人”还是“田的男人”,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阻止这类言语再来困扰下一代女性,以及不要走入女权的另一个极端,难道不是吗?

刘筱薇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编译。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