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沟通无力时,你要学会赞美对方

作者:克里斯托弗·格雷弗斯(Christopher Graves) 2016-11-04 18:07:09 0

改变别人的想法经常是不可能的任务。多数情况下劝人不成反惹祸,原本对立观点之间的鸿沟愈加扩大,双方甚至可能恶语相向。想象中,21世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理应认真研究证据,及时调整观点。但行为科学研究显示,争论中引用的事实和证据越多,多数人越会想争辩,和解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这种现象有很多叫法,包括确认偏见、动机性推理以及逆反效应等。一些早期的动机性推理研究显示,持不同观点的团体看过同样的视频后,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结论。

不过,我采用的是一种名为“肯定效应”的策略,这可能是唯一能将顽固观点软化,以及创造灵活讨论空间的方法。

在对某事形成观点后,我们很难毫无感情、不注重意义地理性分析,因为通常所持的观点就代表着我们的身份、信仰和阶层。如果有人提出批评或是质疑你的信仰,潜意识层面你会觉得他们在挑战你的身份,大脑会自动准备好迎击对手、攻击其自尊。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布兰登·奈汉(Brendan Nyhan)和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杰森·瑞弗勒(Jason Reifler)是两位长期研究该效应的学者。他们发现如果称赞别人,人们在改变观点方面会更容易接受。在最新实验中,奈汉和瑞弗勒再次发现,“在‘肯定效应’下,人们遇到存在争议的观点时,处理不一致的信息会更容易。另外,获得肯定后拒绝承认事实的冲动会减弱,如若不然他们会将事实视为威胁。”

德鲁·韦斯滕(Drew Westen)领导的科学家团队专门研究人们面对负面反馈时的大脑反应,他们发现大脑中心与情绪、冲突、道德判断、奖励和愉悦相关的部位异常活跃,而与理性思考联系最密切的部位几乎没反应。

所以在身份和信仰受到威胁时,大脑就会警告这一新的矛盾证据可能会带来痛苦。与此同时,当我们否认面前具有威胁的证据时,大脑会发出奖励的信号。所有这些,都是改变观点时遇到的强大阻碍。

丹·可汗(Dan Kahan)在耶鲁大学负责文化认知项目,他也在研究这种现象。在他看来,向前推进的唯一方法是“解脱”。文化认知是通过塑造信仰和世界观,来了解世界的方式。如果外来观点威胁到原有世界观,你自然会立刻否认。只有将观点与身份拆分开,思考才能有进展。

所以在对立沟通中,你首先要肯定对方(说些好话,至少得准备好好说话),然后就事论事不参杂对个人身份的考虑,进行有效沟通。(时青靖/编辑)

克里斯托弗·格雷弗斯曾荣获洛克菲勒基金会Bellagio Resident,他同时担任奥美公关全球总裁、公关委员会主席。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