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谷歌变身Alphabet,其实和巴菲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作者:Todd Zenger 2017-03-27 17:37:54 0

过往为人所熟知的公司谷歌(Google),从2015年8月开始已是多家独立公司的集合,归属于全新的控股公司Alphabet。

“谷歌”是所有这些公司中最响亮的品牌,它囊括了搜索、广告、地图、应用、YouTube和安卓系统。其余关联度较小的业务,比如生物科技研究项目Calio、Nest智能恒温器、光纤网络服务、推出“moonshot”计划的X实验室、谷歌风投以及谷歌资本(Google Capital)等,都已经是Alphabet旗下的独立公司。

有没有想过,谷歌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用?

一些人认为,谷歌的重组是受到了巴菲特的启发,其创始人也早已被称为“成长中的巴菲特”。但是,一如既往,谷歌并不屑于这种简单的对比。在他们看来,谷歌并没有慢慢变成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Hathaway),至少不会变得一模一样。谷歌在尝试不一样的路径——一方面努力安抚投资者,一方面保护创始人对于公司本质的独特定位。

此次重组显然是为了应对谷歌停滞不前的股价,以及安抚投资者的不安情绪。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谷歌当前抱有的价值创造理论,本质上是把来自搜索、广告的巨大收入投入到招聘优秀人才,给予雇员较宽泛的行动自由,以让他们去探索、追求感兴趣的事物上。这不仅体现在一些列不相关的投资、收购模式中,还表现在招聘、薪水和20%的自由时间等一系列公司政策中。

投资者对此战略一直十分担忧,但是拉里· 佩奇(Larry Page) 和谢尔盖· 布林(Sergey Brin)联合制定了一个公司治理机制,从而可以免于受到来自股东的变革压力。但是,随着搜索广告收入的不断减少,投资者的不满表现在了停滞不前的股价上。对此,谷歌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停止某些投资项目、减少费用开支等,而且收紧了20%自由时间的政策。这些都是谷歌改变战略的初始体现。

之前,谷歌的公司架构也一直让分析者十分犯难:对于他们而言,评估谷歌的各项业务是极端困难的。在分析者看来,谷歌主业务的绩效很不透明——搜索引擎和广告业务的财务回报无法从各种新投资的业务中剥离开来。而新的公司结构,至少保证了谷歌财务数字的独立,其他业务也可能会逐渐清晰起来。

然而,无可避免的是,投资者会进一步要求更多。对于谷歌的重组,市场很快给出了积极的回应——股价上涨了6%。在我看来,谷歌的重组一定会对其长期绩效产生影响:现金流和投资的透明,肯定会促进更多的自律与责任。但是我怀疑,此举究竟能否真正安抚不安的投资者。尽管新的组织结构提升了透明度,但是也同时反衬出Alphabet各项业务间的弱关联。这愈加突出了之前存在的问题:为什么如此多元的业务会被捆绑在一起?如今,投资者若是想要投资,依然是投资所有业务,只不过现在,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搜索广告究竟给其他业务补贴了多少。

至于谷歌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对比,两者的确存在某些共同之处。尽管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公开上市公司,但是它也如私募股权公司一般运作。伯克希尔·哈撒韦如Alphabet一般,由各类关联度不大的业务组成。然而,两者间的重要区别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的公司大多都会产生现金收益,而伯克希尔的任务就是在此基础上创造更多的收入。Alphabet则更像是现金牛和风险投资公司的结合体,对处于早期阶段、资本高度密集型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

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拥有了对其价值创造理论抱有信心的投资者,而这依然是Alphabet要面对的挑战。有哪位投资者想要同时投资搜索引擎、长寿研究、恒温器以及无人机呢?尽管新的公司结构会让投资主张更加透明,但是Alphabet仍旧需要说服投资者,一如伯克希尔·哈撒韦那样,证明自己的价值创造理论是合理可行的。(岳鑫 |译 马雪梅丨编校

 Todd Zenger是荣获N. Eldon Tanner奖的战略、战略领导力教授,是犹他大学埃克尔斯商学院的首席教授。他的新书是Beyond Competitive Advantage: How to Solve the Puzzle of Sustaining Growth While Creating Value(HBR出版社,2016年6月)。 

原文请见:Why Google Became Alphabet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