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不花时间照看自己,你就要出问题了”

作者:艾莉森·比尔德(Alison Beard) 2018-05-21 11:48:59 0

迪帕克·乔普拉(DeepakChopra)曾是波士顿一名杰出的医生兼医院行政管理人员。45岁时他辞职前往加利福尼亚,自行开设医疗中心,专注整合医学(integrativemedicine)。他写了86本书,具有丰富的公众演说经验,并为组织和个人提供咨询服务。

HBR:你与领导者分享的关键课程是什么?

乔普拉:我让他们深入思考:我是谁?我的目标是什么?什么能给我带来快乐?我身后将会留下什么?在历史、宗教和商业上,我崇拜的人是谁,导师和榜样是谁?我独到的优势是什么?如何利用我的优势?这个过程不是寻求建议,而是反思自身,最后他们会辨明自己的方向。我为什么想成为领导者?我想领导怎样的人?如何让其他人接受我的观点?要让他们不止为自己在社会、情感、健康、财务和职业方面的积极发展负责,还要带动别人。如果他们善于接纳,我就引导他们练习冥想,进入更高层次的意识,越过心智层面,到达更深层的觉知。

我为领导者提供培训时听很多人说“我运气好”或“我在正确的时间到了正确的地方”,有宗教信仰的人则会用“神”和“上帝”这样的字眼。但我觉得成功是相应的机遇和准备共同成就的,要实现这一点,必须有所觉知。于是我教他们学习觉知。

如何决定与哪位客户合作?

相比为个人提供咨询,现在我更倾向于开设工作坊。我发现这样能让大家有更多收获,因为可以分享各自的经历和观点。我正打算在以色列办一个这样的工作坊。

如何让位高权重的管理者来做分享?

来我这里的人多数都经过自我选择,心态上大致已经准备好了。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谁,确认其他人与自己地位相当。不过只要他们看到还有其他大人物,就不介意分享了。

如何说服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进行你提倡的那些练习?

他们需要做五件事:睡觉、好好吃饭、锻炼身体、练习冥想,以及拥有健康、非暴力的情感和沟通。做好这些事,他们会觉得舒服、愉快且精力充沛,这种感觉让人上瘾。如果有人说这些事情每天做一次没时间,我会让他们每天做两次,因为如果不花时间照看自己,你就真的要出问题了。

我也很忙,不过时间安排得井井有条:人际关系时间、专心吃饭时间、技术时间、冥想时间、睡眠时间。而且我还能做更多的事情。

开办医疗中心之前,你曾是一位出色的医生以及医院管理人员。是什么促使你做出了这个改变?

有几件事情。我学的是神经内分泌学,也叫脑化学,我能看到心灵和生理之间的关系。现在大家都在说血清素、催产素和多巴胺这些与情绪有关的物质,还可以利用药物控制它们,但当时不是这样的。作为执业医师,我也完全知道,两位患有同样疾病的病人,由同一个医生给予同样的治疗,效果可能不同。我们宁愿相信医药学是一门精确的科学,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生物反应不可预测,因为人受身心双重影响。我开始使用“身-心”(body-mind)这个词,其构词类似“质-能”和“时-空”,但没有被接受。我听说同事认为我走得太远了,对我的言论感到尴尬。我觉得如果继续待下去,可能会被开除。而且我压力太大了,诊室里有35个病人,还有20个病人在住院,其中5个在ICU。我没时间睡觉,猛抽烟,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于是有一天我决定丢下一切就此离开。加利福尼亚州夏普纪念医院(Sharp MemorialHospital)的管理者让我在他那里开一家身心治疗中心,我照做了。可惜,那里的医生仍然不接受我提出的整合医学,我不得不退出,借钱自行开业。不管怎么样,我的医疗中心做得还不错。

你有没有后悔过离开大医院?

没有,因为我现在华丽地回到了医疗行业。我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担任教授。我还跟鲁迪·坦斯(Rudy Tanzi)一起写了三本书,他是哈佛大学教授、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神经科副主任,最新的一本是《治愈自我》(TheHealingSelf),我们也一直在发表论文,在科学界引起关注。

有人批判你打着精神导师的名头其实是个商人,你如何回应?

一开始我会生气反驳。我说的话无伤大雅,完全无害,别人就说我是“骗子”“冒牌货”“只想利用别人”。但我也得到了肯定和赞美。我明白了不管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得到正面和负面两种回应,所以你必须对两者都免疫,脸皮要够厚。

如果坚信自己的做法有效果,你就坚持做下去,不要受外界影响。现在我的工作已经有了效果。各种组织邀请我去演讲,医院有很多年轻的住院医生和医科学生支持我。医疗行业的抑郁、倦怠、酗酒和自杀率是最高的,这些人可能是我们最重要的客户群体。

自我救助领域是时下的热门,你的理念和形象有何过人之处?

我有过硬的资历。我是经过认证的内科医生,在马萨诸塞和加利福尼亚都有从业资格,而且是医学院教授。我跟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NIH)交流过,而且虽然有很多人反对我,但现在也有许多人认同我的理念。现在多数医院都有整合医学,我们的医疗中心也有医科学生、住院医师和高素质的医疗团队。我还深入研究过东方传统智慧,不只是身心疗愈,还有理解意识——这也是很重要的一步。除了这些,也许我的印度口音也有作用?我不知道。

自我救助领域的确鱼龙混杂,有圣人,有天才,有疯子,还有些人并没有受过相关培训,纯粹基于个人经历进行写作和演讲。而且不管什么怪人都有人追捧。我没有资格评判。你会发现,人们基于自己的意识层次发表意见,回应他们的是意识层次处于同一水平的人。

你说过自己追求的不是名气,但你显然很适应名人的生活。如何自如地应对公众关注?

我妻子和孩子都没把我当回事,你需要的就是身边人的这种态度,让你别把自己的名气当回事。我一直疑惑别人吹捧我都是在吹什么。

出席重要场合,你如何做准备?

我不做准备。这些年来我有了大概50套发言框架,去教堂是一套,对千禧一代讲话是另一套,在医院发言也有一套,都是现成的。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体察受众心情,予以回应。

你现在好像也不比原来在波士顿当医生的时候轻松,那么在日程管理、压力应对以及个人业务方面,你有什么心得?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的总部,本身是营利性质,附属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仅用作教育目的,那边有120位员工,包括12名女性组成的领导团队和内科医生、肿瘤医生、营养学家及其他专家,还有来上选修课的医科学生和住院医生。我大概花25%的时间在那边工作。其他时间我用在非营利基金会上,目的是资助多个机构研究身心药物,或者自己备课、写书以及筹备工作坊。这是三类不同的事情。

我有一个三人组成的行政办公室,他们帮我安排日程。我时间很紧,要去世界各地出差,还要教学和写作,但我每天都保证睡眠、冥想和去上瑜伽课,所以现在我的生活中完全没有压力。(蒋荟蓉|译 牛文静|校 万艳|编辑 周强丨缩编)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