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觉得自己老了?看80岁的查兰,如何颠覆自己

作者:杨懿梅 2018-08-14 14:07:08 0

那年,一句风轻云淡的“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错在你太老了”,扎了多少人的心。老了!

去年,一位做风险投资的大牛,讲到自己基金过去的发展,说十年前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自己年轻,团队年轻,跟创业者都是同龄人,特别好沟通,特别容易成为兄弟。十年前的优势,现在成了问题,自己老了,团队也老了,感觉跟现在的创业年轻人有代沟了。其实,这位觉得自己老了的大牛是位80后。但谁让创业者更年轻呢?90后、95后英才辈出,00后都快杀入江湖了。

今年,法国小子姆巴佩横空出世,断送了梅西C罗的世界杯梦想。有标题干脆直接写道“姆巴佩:他让我感觉梅西C罗都变老了”。其实,老了的C罗今年才33岁,梅西才31岁。但谁让姆巴佩更年轻呢?人家生于98年12月20日,现在还不到20岁。

当今时代,瞬息万变。新技术、新场景、新物种、新公司,各种颠覆,目不衔接。在互联网新一代巨头TMD中,美团不过8岁,滴滴、头条才6岁。即将上市的拼多多,只有4岁。

现在,似乎无论多大,大家都觉得自己老了。

查兰老了吗?

按照中国人的算法,查兰今年已经80岁了。

在他的各种盛名之下,比如全球管理大师云云,有些人不免心生怀疑:查兰会不会太老了?

这里的“老”有两层含义:一是,他的精力体力还行不行;二是,他的思想方法还能不能跟上这个新的时代?大家都知道,查兰服务过杰克·韦尔奇二十多年。这的确很牛,但二十年前管用的,放到今天,真的未必好使,很可能该被淘汰了。

的确,有些所谓的牛人大师,就是这样,一招鲜吃遍天。但随着时代变迁,曾经的如日中天,渐渐日薄西山,他们的身影也随之渐行渐远。

但查兰不是。80岁的他,依然一如既往,每天奔波在世界各地,从一个客户赶往下一个客户;没有周末,没有假期,没有房子,没有家;一半睡在酒店里,一半睡在飞机上;马不停蹄地汲取着这个时代最前沿的新知,帮助着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企业家创业者,探索解决这个时代最棘手的问题。

每次来中国,十多个小时的越洋飞行,不仅没有倦意,没有时差,而且经常是下了飞机,就开工:上车,打电话会;进酒店,开早餐会;到客户办公室,开研讨会;中午也不休息,工作餐真的是全在谈工作;一天会议结束,晚上还会安排晚餐会。从早上5点半下飞机,到晚上8点半,十几个小时,密不透风的日程安排,竟然全都不在话下。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有时还会跟我讨论下,我们俩正在做的研究,正在写的书。到终于可以互道晚安的时候,大师还问,明天要不要5点起床,接着开练。

这是一位怎样的大师?这又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是什么支撑着这位80岁的老人,可以如此精力旺盛,如此投入忘我,几十年如一日地这么过?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他。有些企业家还跟他开玩笑,说如果只能从大师这里学一样本领,什么企业转型、战略执行、组织人才,甚至家族传承,都可以先放一放,最想学的就是:如何活到80岁,还能像查兰一样。

大师每次的回答都一样:learning every day。每天都有新发现,每天都有新思考,每天都能学习新知,每天都能帮助他人,这是多么有意思、多么有意义、多么令人活力四射的生活!

查兰怎么学习?

大师说learning every day,可不是说说而已。他是这么说,也真是这么做的。

跟客户开会,讨论实际问题,就是学习。会上,他会提问题,会记笔记;会后,他还会反复思考,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有没有更简单直接的方法。没有会议安排,他就会读各种资料。等客户时,在酒店读;去机场时,在车上读;一上飞机,就抱出厚厚一沓,跟我讨论完所有问题,马上进入“狂读”模式。

目前我们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帮助传统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其中不乏大家耳熟能详的全球知名企业,比如优衣库。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作为咨询顾问,我们不可以主动披露客户是谁,为客户做什么,除非已经成为公开信息。优衣库的情况属于后者,详情请见查兰新书《高潜》的第6章。

有次晚餐会,优衣库掌门人柳井正半开玩笑地问查兰:“您从什么时候突然变成数字化专家了?”

对啊,咱们大家熟悉的那个查兰,不是以打造执行力、提升领导力著称的吗,怎么突然华丽转身,变成数字化专家了呢?

当时,查兰笑而不语。事后,我禁不住好奇,又追问他。查兰一副这有什么好问的样子,特别淡然地说:“还能怎么样,跟所有人一样,靠学啊!”

一次,有位高管谈到数字化转型,谈到数字技术,谈到ABC(人工智能AI、大数据BigData、云Cloud),说自己老了,干不过年轻人了,学也学不会了。

查兰听罢,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极其郑重地说:“年龄不是问题,只要想学,多大岁数都可以。”

我心想,可不是嘛,大师都80了,谁还能比他“老”呢?要知道,几年前,这位快80的老人,为了搞懂PageRank算法(谷歌搜索的基石),还亲自给大学教授打电话请教呢。

这就是查兰,时刻都在学习新知。

查兰怎么颠覆自己?

迄今为止,查兰完成了二十多本书,在中国出版的有十几本,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执行》和《领导梯队》。

有次新书发布,查兰演讲结束,观众提问。一位年轻人提问时说:很喜欢看查兰的书,比如《领导梯队》,尤其是从员工(即书中的个人贡献者)到CEO的7个层级,6个阶段,让自己深受启发,受益良多。

遇到这种情况,通常台上的大师都会客气几句。万万没想到,查兰竟然直截了当地说,建议有些章节就别读了。因为《领导梯队》写于十几年前,讲的是工业时代的组织形态。如果现在一家公司的组织层级,还有七层甚至更多,这家公司的未来将是十分堪忧的。

数字时代,企业面对的是,快速、高频、剧烈的外部变化,以及日益高企的用户需求。多层级的传统组织,会阻碍信息流动、团队协同,造成很多延迟、失真、僵化以及内耗。书里的某些层级,在数字时代,是没有存在的必要的。

不仅如此,谈到企业管理机制,被很多人奉为经典、曾在查兰《执行》一书里提到的年度战略规划、预算目标、考核激励等方法,也被查兰自己颠覆。

其中的道理并不深奥。凭着常识,你也能想到,那种一年一次的管理节奏,好像世界也是一年一变,一变保持一年,是过去工业时代的产物,怎么还能适应数字时代的发展节奏?

时代在变,技术在变,客户在变,对手在变,企业组织形态怎么能不变,管理机制怎么能不变?过时了,就是过时了,哪怕是自己提出的方法,自己书里的建议。推动执行的原则没变,但以年度为节奏的具体方法,的确是过时了。

这就是查兰,时刻都在颠覆自己。

What did you unlearn?

他不仅这样要求自己,也会这样启迪他人。

有一次,为了推动转型,我们与客户中高层,开集体研讨会。偌大的会场,坐得满满当当。转型伊始,最关键也是最困难的,就是改变理念。查兰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短短几个小时,收效奇好。

大会结束,与几位高层开小会总结。大家首先衷心地感谢了大师,同时也特别地感谢了我,说我不仅能够精准理解大师的思想精髓,讲了大师讲的,还把大师没讲的,把他微言大义背后的深意,按中国人的逻辑,用最接地气的方式,做了深入浅出的阐释,大家收获特别多。之前,《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的副主编,还把我和查兰称为“举世无双的好搭档”。

每每此时,都会深深感慨,自己过去二十年真是没白干;都会由衷感谢,当年在咨询公司、私募基金的那些日日夜夜。似乎那些都是在为今天做准备,为了让今天的自己,可以配得上跟大师一起工作,跟他一起学习思考,跟他一起成就他人。

会后,我们赶往机场,在路上跟查兰聊起成长,自然而然地也谈到了自己的成长。回顾这几年,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这时,查兰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一个完全出乎意料,但又至关重要的问题:What did you unlearn?

所谓“unlearn”,就是自废武功,就是把原来会的,原来知道的,原来认为是对的,甚至原来奉为经典、神圣不可侵犯的,彻底放下。

这不就是颠覆自己吗?

突然想起美团的王兴,在饭否上问过的那句:什么绝世武功,可以用内力,把体内沉积的过时信息逼出去?原来中外牛人都一样,都在不断自废武功,不断颠覆自己。

时代的发展,总是超乎想象。

新时代,应该有新的时代先锋,应该有新的管理实践。前人没这么做过,又怎样?国外企业没这么做过,又怎样?

既然说创造未来的是人,这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是你?既然说实践出真知,你的管理实践,为什么不可以引领时代,成为别人学习借鉴的榜样?

人家80岁的老人,都勇于学习新知,敢于颠覆自己,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我想,这就是查兰的精神,这就是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的主旨所在。

杨懿梅是拉姆·查兰中国业务负责人,全球唯一合伙人。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联手世界管理大师拉姆·查兰共同推出“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以表彰具有创新和借鉴贡献的中国企业高管,搭建学习管理实践经验的平台。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最重要的价值在于,不论行业领域如何多样,这些优秀企业进行的管理思考和经验具有推广价值,可以让更多的企业学习和借鉴,帮助中国企业过好管理关,最终涌现越来越多的拥有世界级水平的管理模式。

2018年“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案例征集已经正式启动。评委阵容更为强大,从去年的11位扩大到16位,同时新增“最受关注案例奖、最佳创新企业奖、最佳人力资源实践奖、最佳营销实践奖”。获奖案例将获得评委的点评和指导,并有机会和管理大师拉姆·查兰先生近距离交流。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作为评选主办方,希望更多企业管理者分享创见与实践案例,携手社会各界助力企业发展,沉淀管理精髓,推进管理研究的发展与变革。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