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爱玛:品尝数字化带来的“甜头” | 鼎革奖2019

作者: 2019-12-02 19:51:45 1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其最终的服务对象是消费者。从这个角度而言,企业的产品不光需要设计好、性能好、品质好、价格好,更需要迎合消费者的实际需要。随着技术的进步,AI、物联网、机器人、新能源应用等都在飞速发展,在此背景下,企业无论从产品到制造都需要重新定义,这是调整也是机会。

事实上,全新的时代背景和新技术的涌现,对电动自行车企业带来的变革尤为深刻。尤其是近年来商业模式的巨大变化,共享模式的出现,电动车的销售对象和市场容量也随之改变。面对新的挑战,电动车企业唯有进行数字化转型,在生产、销售、服务等层面,对整个管理和业务流程以及商业模式做出积极的变革,才能更好地应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实现更大的发展。

作为电动车行业的引领者,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数字化转型定为企业级战略,为行业带来了充满动能与生机的新思路。

爱玛成立于1999年,2004年正式步入电动自行车行业,是中国最早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之一。目前,爱玛已经在天津、江苏、浙江、广东、河南、四川、广西等地建立了生产制造基地,拥有巨大体量的生产和销售规模。2019年9月,爱玛入选“2019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榜单”。2012年,爱玛通过引入SAPERP系统,实现了管理的提升,并由此开启了全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之路。

基于多年的积极实践,爱玛的全面数字化转型已经取得了丰硕成果。而对于未来的数字化转型规划,爱玛将基于与SAP的密切合作,从设计源头到工艺仿真,从供方管理再到生产执行、从智能储运到智能销售终端管理各环节,实现全业务流程和数据打通,并利用物联网技术,逐步实现工业化到自动化的转型,做到真正的产业链智能制造。

11
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CIO 卢会北领奖

数字化转型的成效开始全面显现

随着业务的快速发展,爱玛越来越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即使销售成倍增长,但是利润却停滞不前。在经过反复研究后,爱玛发现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低下的管理水平,二是相对粗放的管理流程。“爱玛这时开始充分意识到了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并且在2012年引入SAP ERP系统后,更让公司高层第一次尝到了信息技术带来的‘甜头’。”爱玛信息中心CIO卢会北介绍说,“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此前每个月盘点要15天左右的时间才能把财务报表提交给公司领导或董事会,在应用了SAP ERP系统后,这个时间只需要一天。这对于企业领导层来说,无疑最大化地提升了决策效率。”

也就是从那时起,爱玛开始了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并以供应商、经销商为切入点,将数字化变革深入到了整条产业链。2015年,爱玛实现了产业链的全面协同,其中对供应商带来的一个显著变化就是交货时间大大缩短,通过扫码只需要15分钟就可以完成交货,并且做到自动三单匹配,自动对账、付款和供应商一键报税。同时,爱玛也通过数字化转型赋能全国几千家经销商,提高了经销商的销售能力。

“数字化转型的效果,也同样体现在通过大数据分析提高业务决策能力上,”卢会北表示,在SAP推出SAC的时候,爱玛第一时间应用了这款软件,并由此提升了数据挖掘分析的能力。现在,爱玛的数据信息已经渗透到企业的每一个角落,比如,在爱玛目前内部设置了40块大屏幕,及时的数据抽取、运算与输出呈现,为快速决策提供了数据支撑。

44

在卢会北看来,爱玛归根结底是一个制造型企业,数字化转型也应该更多地体现在产品及生产制造方面。这两年将继续在智能制造与大数据应用方面发力。爱玛今年的销量大概在550万辆左右,2020的目标是800万辆,在2021年将突破1000万辆。面对这样一个销售体量,不能靠建厂房、增设备来提升产能,一定要对生产进行智能化改造,向少人化、无人化的智能制造方向发展,同时,爱玛也是品牌商,用户至上的数字化商业模式创新也是接下来的重点工作。”

相比于前端领域的数字化转型,爱玛未来面向智能制造的数字化转型无疑更具挑战性,也更离不开领先数字化技术工具的支持。就此而言,爱玛与SAP的合作也将进一步加深。在提及SAP解决方案为爱玛带来的业务价值时,卢会北基于实际体验甚至用了“感激”这个词汇。他表示,“SAP输出的不只是一套系统,而更多的是最优的解决方案,其中更重点的一个方面就是SAP有很强的技术支撑。”

数字化的核心就是解决实际问题

从正式合作以来,爱玛已经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先后应用了SAP的ERP、CRM、SRM、HR、BPC、SAC以及OA、PLM、MES、合同管理系统、电子档案系统等50多个系统,成功实现了数字化转型的落地和升级。

然而,即使有了领先数字化技术工具的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也并非一帆风顺,在组织、制度、理念等层面会遭遇困境。爱玛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也同样遇到了一些挑战。卢会北认为,如果企业管理底蕴不足的话,那肯定不是一个平台型企业,在企业制度上也是不健全的,这会给实施数字化转型带来很大阻力;同时,企业自身对巨大变革的不适应,也会成为数字化转型的瓶颈。

事实上,这也正是爱玛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遇到的挑战和阻碍,而爱玛之所以能够成功克服这些挑战,其中来自领导层的巨大支持起到了关键作用。“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公司最高领导者对企业的感知是最敏感的,当真实感受到数字化转型带来的好处,企业领导者就敢于做出决策。”卢会北说,爱玛的数字化转型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达到现在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公司领导层的决策和部署,并将数字化转型作为“一把手工程”在公司内部大力推进。

值得一提的是,卢会北在2012年加入爱玛,可以说见证了爱玛完整的数字化转型过程。同时,对于在全新时代下制造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卢会北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认知和理解。他认为,每个企业在不同的阶段,对数字化的定义是不一样的,协同、连接、共享以及包括物联等技术的应用,都是属于数字化的范畴,企业需要在不同的阶段打好相应的基础。其实,无论是信息化、数字化,或是智能制造,最核心的作用就是能够解决实际问题。而相对来讲,数字化解决问题的层面比以往的传统信息化要更广泛,跨度也更大,而且数字化将以前无法结构化的内容实现了结构化,这也正是保障很多先进信息技术可以成功落地的重要前提。

目前,爱玛的数字化转型已经取得了显著效果,构建了以协同、连接、共享为核心的数字化运营体系。以财务共享为例,按照爱玛每年500万辆销售订单的标准,全国七大生产基地总共需要200名财务人员进行核算,但是在实现财务共享后,爱玛的财务核算全部通过SAP系统进行操作,记账、核算、银行付款都是自动化运营。

22

卢会北先生接受《哈佛商业评论》采访

未来聚焦智能制造和商业模式创新

显而易见,数字化转型对爱玛来说是一个标准化和优化的过程。而面对传统商业规则裂变带来席卷全球的新变局,爱玛也需要不断突破,与数字化深度结合,从而应对全新的挑战。谈到爱玛未来对数字化转型的期望和规划时,卢会北表示,消费需求的改变和新技术的应用,都在促使爱玛进行更深层次的数字化转型,比如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增强,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的崛起,以及共享模式的以租代买等商业模式的改变,这些都是爱玛未来数字化转型的参照点。

“爱玛未来数字化转型的推进,主要集中在智能制造和商业模式创新这两个方面。”卢会北强调说,面对新的需求和趋势,如果不实现更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就会面临更大的风险。首先,爱玛一直在思考商业模式的转型,比如大数据、车联网的技术应用。“事实上,爱玛已经为商业模式的改变做好了充分准备,打个比方,爱玛的修车模式就跟滴滴一样,如果消费者的车坏了,他只要在平台上报修,爱玛马上有人抢单去现场救援。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变化,以前都是消费者推车到店里来修,现在则是工程师在抢着上门修。”

33

同时,在智能制造方面爱玛也将进一步发力。一方面,作为制造型企业,爱玛需要做好产品品质满足客户需求,而另一方面,随着产能的提高还需要加大制造流程的智能化改造,通过智能制造技术实现工厂的少人化甚至无人化生产。目前爱玛基于数字化建设,已经奠定了智能制造的基础,新建工厂都是按照自动领料、自动发料、自动入库、自动物流来进行布局。

卢会北最后强调说,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能否取得成功,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也是一个关键因素,寻找数字化工具供应商就像请医生开药方,能否药到病除是衡量的标准。“爱玛在核心平台的构建上选择SAP,就是因为SAP是全球最好的系统供应商。但是在这过程中,爱玛也发挥了企业自身的主导性,因为一些具体的数字化转型历程供应商也可能没有经历过,比如商业模式的创新,这就需要企业根据实际情况发挥主导作用。”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