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克里斯坦森:我人生中真正重要的指标,是帮助人们变得更好

作者: 2020-03-23 08:51:55 0

据说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声音高亢而尖锐。当他开始演讲时,听众们一开始会怀疑这个高个子男人是否真的是他们听说过的那个伟大演说家。但是,当林肯开始滔滔不绝起来,他会进入一种节奏,听众们很快就会被他吸引——沉迷于听到的内容和他的表达方式。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发表演讲时,也是这样。他讲话时没有“激情高亢”之举,而是缓慢有条理,柔和谦逊。当这位2米多高的巨人开始讲授世界是如何运转时,他劲头倍增,好像要给着迷的听众施咒。

当我把这个观察结果告诉克里斯坦森(我也称呼这位导师、朋友、合著者和共同创始人“克莱”)时,他会像惯常那样,谦逊地一笑置之。但这并不是说我观察到的并非真相。在我见过的克莱上百次演讲中,即使在第一次中风妨碍讲话之后,他仍然凭借雄辩的口才和独到的见解赢得听众喝彩。

未来让我念念不忘的,正是他的这些言语和思维方式,以及他与生俱来的博爱、同情心和谦逊。2020年1月23日,克莱与世长辞,让世界失去了一位大师,但他留下了很多宝贵的财富——大量著作、录音和影响深远的人际关系,激励着未来各个领域的创新者和思想家奋力前行。

克莱非常善于运用看似无关领域的故事进行类比,从复杂的问题中提炼出实质,找到他人想象不到的解决方案。他会借助图表和故事进行思考,得出一套广义理论,在不同行业中均具有解释力。他能够解决许多看似毫无关联的难题,诸如企业的成长、金融投资、教育、医疗保健、全球繁荣、绿色能源,等等。因为他能够高瞻远瞩,这些问题跟他在其他领域遇到的难题非常相似。

当克莱跨领域工作时,他不会认为不利的事实或观察结论是错误的,他不会认为与其理论相悖的现象是问题或“统计噪音”,而是将其看作优化和改进理论,或纠正理论应用方式的机会。正因如此,他在办公室外面贴了一个标语:“欢迎异常现象”(Anomalies Wanted)。当然,和所有人一样,克莱也有缺点——与许多人一样的是,这些缺点也通常是他个性中讨人喜欢的原因之一。他会谦虚到有时一句话也不多说,对误解也不做任何解释,任其存在。当他说你提出的想法“很有趣”时,有时他是真诚的,但更多时候,他是在扮演一位耐心的导师,帮助你发现不足之处。

他是一位顶级的苏格拉底式教授,这也正是哈佛商学院对教员们的要求。他寻求的并非答案,而是提出问题帮助人们学习如何思考,而不是思考什么。他会规避冲突。在他看来,只有极少数人会因超越公平或理性诚实的界限而应遭受指责——在那些少数情况下,他会与那些提出刻薄而尖锐的批评者们针锋相对。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以友好的态度面对批评,将挑战视为机遇,将交流互动视为鼓励和赞赏的机会。

从克莱那里,我了解到在交流时制定正确组织架构的重要性。因为没有它,语言就会毫无逻辑可言。克莱总是喜欢说,除非尝试就某件事情写点什么,否则他不会知道这些事情会如此复杂,因为写作可以帮助应对许多挑战,直到需要实施、测试和学习时为止。

克莱提出了很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于颠覆和创新的理论。一旦你打算运用这些理论来看待世界,你将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它们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均有体现。它们是我思考世上一切事物的透镜——这种影响极其深远,以至于我的写作和演讲方式在很多方面都与克莱的风格密不可分。我就是这样。

克莱不仅以这种方式影响了我。我们还经常谈论足球和篮球界的“教练谱”。除了受他影响而发生改变的众多公司、CEO和学生之外,克莱本人也留下了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谱系”。无论鲍勃•莫埃斯塔(Bob Moesta)还是斯科特•安东尼(Scott Anthony)或者迈克尔•雷诺(Michael Raynor),无论凯伦•狄龙(Karen Dillon)还是詹姆斯•奥沃斯(James Allworth)或者埃弗萨•奥乔莫(Efosa Ojomo)等等,克莱的遗产不仅在于他的作品,还在于受他影响的人们。

克莱为自己能帮到他人而自豪。他在这些工作上投入了大量精力——我想,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始终相信,自己在做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在这份工作中,他从学生那里学到的东西要多于教给他们的东西。在《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中,克莱写道:“我逐渐认识到,尽管许多人可能会默认通过统计数据来衡量生活,例如手下人员数量、获奖次数或银行存款金额等等,但我人生中唯一真正重要的指标,就是我能够帮助很多人,一个一个地,变得更好。当我接受上帝的采访时,我们的谈话将集中在那些我能够帮助的人身上——帮助他们增强自尊,坚定信念,缓解不适——无论我的任务是什么,都要做一个优秀的实干家。这些是我衡量自己人生的重要指标。”

正因如此,他将管理视为最崇高的职业——并不是因为管理者有能力执行计划或赚钱,而是因为他们有能力影响所管理人员的人生,进而影响到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让他们能够追求更好的生活。良好行为的涟漪效应是深远的,糟糕行为的影响同样如此。

在回忆他的人生之时,我会记得善良是克莱前行的动力。他始终把别人放在第一位,想方设法支持他们,向他们学习,并与他们一起改善这个世界。

迈克尔•霍恩(Michael B. Horn)|文

迈克尔•霍恩是Entangled Group的战略负责人,Entangled Solutions的高级合伙人。Entangled Group为教育机构提供创新服务。他与人合著有《选择大学:如何在人生中做出更好的学习决策》(Choosing College: How to Make Better Learning Decisions Throughout Your Life)。他还是“克莱顿•克里斯坦森颠覆性创新研究所”的联合创始人和杰出研究员。

永年|译 时青靖|校 钮键军|编辑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