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成功四要素:集中、下沉、融合、开放

作者:刘晓明、陈悦汐 2020-09-21 21:22:00 0

数字化时代下,企业纷纷投入数字化转型的浪潮。然而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即便领先企业也面临着如何将数字化技术融入到企业运营中的挑战。

比如汽车制造企业已经开发了众多产品,并累积了大量用户,他们的信息系统如PLM和CRM等沉淀了大量产品数据和用户数据。但截至目前,大部分传统车企的这些数据基本上还沉睡在自己的系统里,并没有真正发挥出其应用价值,助力企业拓展业务、优化运营,提升竞争力。相较之下,虽然新兴企业的数据量远远小于传统车企,但是其充分发挥了数字化技术的独特优势,从而构建了自己的独特竞争力,并取得了资本市场的充分认可。比如只有17年发展历史的特斯拉已经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

不仅仅是传统制造业,即使一些互联网企业也面临同样挑战。他们虽然累积了海量用户及其行为数据,但数据大部分时候用于流量的更高效分发,在供给侧数字化、企业内部运营效率提升和商业决策效率提升等方面,距离发挥数据资产的最大价值还任重而道远。例如,当前阿里巴巴、美团就如何更好地利用数字化支持商户还在不断发力。

企业,尤其是非原生数字化企业,如何来应对上述挑战?综合我们的长期观察和研究成果,我们认为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亟需明确数字化技术的独特优势,并构建与之相匹配的运营模式。

数字化技术的独特优势

数字化技术的独特优势是进行智能预测,让数据“开口说话”。智能预测带给企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降低企业运营中对人类经验的依赖,并且具备拓展企业运营管理人员既有知识和经验边界的可能性。例如,在短期,数据洞察可以协助企业优化销售策略,千人千面便是典型例子;在中期,企业根据用户需求可以更“聪明”地布局生产和研发计划,比如新近登场的阿里巴巴迅犀C2M平台;在长期,数字化甚至能辅佐企业判断产业的发展方向。

如果说自动化是对企业员工体力的替代,那么智能预测是对企业员工智力的一种赋能。数字化并不会使人类完全退出企业日常运营,而是使能人类在企业运营中对经验的要求更低、决策得更高效、管理或决策视野更广阔和更有前瞻性。Google公司的AlphaGo Zero完全脱离人类棋谱、仅诞生36个小时就打败AlphaGo就表明,AI对于围棋认知的探索已经超越了人类目前认知的极限。因此,在不远的将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组合中一定会有代表智能预测能力的计算力。

数字化技术独特优势的发挥并不是仅仅通过投资数字化设备,或者获取大量数据就能实现的。正如光靠钢筋水泥和建筑设备无法形成摩天大楼一样。

数字化技术独特优势只有与企业运营实践紧密结合,才能发挥出最大价值,否则就会变为沉没成本。中国企业字节跳动作为一家原生数字化企业,以算法为“王牌”,并将商业模式和运营实践与其融为一体,从而最大程度发挥了数字化技术的独特优势,推动其App在中国全网用户使用时长占比从2017年6月的4%迅速飙涨至2019年6月的12%,快速抢占了其他互联网企业的市场份额。

传统企业如何发挥数字化独特优势?

传统企业由于历史包袱、行业特性等原因目前无法像原生数字化企业一样围绕数字化独特技术优势构建他们的商业模式和开展运营实践。但是他们还是有机会关注以下4点来改造企业运营模式,使之最大程度地拥抱数字化技术,发挥其独特优势,进而提升数字化时代下的竞争力。

1. 集中: 数字化基础设施集中建设

数字化转型需要企业投资数字化基础设施,比如存储设施、计算设备、软件、专业人才等 。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积跬步以至千里,其前期投入较高,但在建设过程中收益会逐渐显现,一旦建成并发挥作用,其边际成本将很低。此外,数字化技术真正发挥作用的一个关键是企业内数据的打通。综上,企业应该在数字化转型之初,集中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以降低各职能部门和业务单元在投资方面的顾虑,并最大化确保企业层面的数据共享。

2. 下沉: 数字化组织下沉

数字化技术的重要性和方向已经形成共识,但企业一线员工不知如何应用数字化技术提升自己的工作绩效,而数字化团队往往很难具备从数据中深度提取业务洞察的能力。为此,企业应该培养既懂数字化又懂业务的复合型人才,并将其配置到企业各个运营一线中,使其在日常工作中就能了解业务运营中的痛点和目标,随时与数字化专门人才合作为提升一线团队业务绩效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例如,企业可以在一些关键业务部门设置数字化顾问的岗位,伴随业务部门将数字化解决方案落实到业务运营实践中。

3. 融入: 算力融入到运营管理体系 

数字化技术的独特优势是其智能预测能力。影响智能预测能力的关键是企业数字化体系的计算力。在未来的全面数字化时代下,计算力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企业在具备了卓越的计算力之后,重点是使其发挥最大作用,提升其对运营管理的正面影响。比如日常经营决策、管理评价、资源配置计划等节点,充分借用计算力产生的智能预测结果,提升管理效率和质量。根据我们的测算,目前原生数字化企业的日常经营决策中的80%都依赖企业数字化系统的计算力来完成,这使其具备了快速响应市场变化的能力,构建了竞争优势。

4. 开放:开放共建数字化生态

没有一家企业可以仅依靠自己就在数字化的全方位要素上均做到极致,无论是数据的丰富、技术的先进还是跨领域人才的培养。例如在数据方面,企业如果只固守自身封闭的“数据孤岛”,则无法使数字化技术发挥最大价值,甚至可能由于信息片面而产生错误的智能预测,因此通过隐私计算进行数据共享很有必要。此外,对传统企业而言,在数字化技术、人才培养方面更是需要合作伙伴助攻,弥补自身的短板。

企业数字化体系的建设和能力的培养不是一蹴而就的,但从自动化到信息化,进而到数字化的演进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在这一演进过程中,企业的领导人切忌盲从与急躁。数字化体系和能力是为企业业务发展服务的。对于非原生数字化企业来说,一定要回归业务经营本质,通过“业务+数字化”,以解决问题或者实现发展目标为指引,通过数字化基础设施集中建设、数字化组织下沉、算力融入运营管理体系、开放共建数字化生态,来建立在数字化时代下的独特竞争优势。

刘晓明、陈悦汐|文

刘晓明是科尔尼大中华区合伙人。陈悦汐是科尔尼咨询顾问。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